[創作]錦衣天下之番外篇(六)

看板 China-Drama
作者
時間
留言 18則留言,11人參與討論
推噓 10  ( 10推 0噓 8→ )
來到南方,陸繹帶著今夏去見了祈將軍和祈夫人。 “先恭喜二位,真是佳偶天成啊~”祈將軍和祈夫人真心的祝賀。 一年多前岑港一戰,祈將軍從心裡佩服起這個陸繹,出生官宦世家,卻願意和士兵一起 吃苦,危險跑第一個,身先士卒。起先他還以為陸嚴兩家蛇鼠一窩,直到陸繹為了炸毀 倭寇的船隻,親自下海,接近倭寇的船隻,去放置水雷,幾乎喪命,他才相信陸繹是真 心的在幫住百姓。 祈夫人則是在杭州城一役,見到看起來嬌小的今夏,也是那麼拼命的抵抗倭寇,保護百 姓,一點都不輸給其他訓練有素的士兵,努力的奮戰,讓她感動佩服不已。 “沒想到再見面,陸大人已經是指揮使了,兩位也即將成親,世事真的難以預料。”祈 將軍感慨的說,陸家的峰迴路轉,他在前線也都聽聞了。 “對了,謝兄弟知道你們要來,直嚷著要見你們呢” “這謝兄弟真是厲害,好多武器都是他設計出來對抗倭寇的。” 謝霄走了進來,他看到陸繹和今夏並肩而坐,心中閃過一絲酸楚,臉上擠出笑容來迎接 這個他曾經愛過的女人。”袁大蝦,你們來了,妳這是來告訴我,妳願意嫁我了嗎?”謝 霄就是想氣死陸繹。 “謝圓圓,聽說你很厲害喔,做出不少武器對抗倭寇。”今夏不理會謝霄的發神經,笑 咪咪地看著謝霄說。 “那當然,我謝霄,本來就很厲害。”謝霄得意的說,之後又正色道,“你們這回來, 是來關心戰役的吧?” “皇上派陸大人來看看這邊的情況,要回去跟他稟明。”今夏甜甜地看著他的陸大人。 ” “我說陸繹,這麼危險的地方,你帶她來做甚麼?”謝霄不滿的問。 陸繹懶得多說話,挑起劍眉,嘴角略笑。”我們倆可是皇上賜婚的,夫唱婦隨,很正常 ,況且,有我在,今夏不會再有事。” “好好好,你們就別抬槓了。我備了些許酒菜,你們晚上好好聊聊。”祈將軍打圓場。 晚上的軍營。 座上意外出現了一名女子—翟蘭葉。 “翟蘭葉?妳怎麼在這?”今夏意外的大叫。 “當年妳把毛海峰抓來給我之後,就失蹤了,妳怎麼在這?”陸繹也意外地問。 翟蘭葉依然是冷冰冰的神色,"我也沒地方可以去,想到嚴世蕃和毛海峰對我的事情,我 就無法忍受,既然嚴世蕃找來倭寇想造反,於是決定跑來一起抗倭。能殺幾個是幾個。 ” “蘭葉功夫很好,她殺了不少的敵人,還能幫忙打探情報,對我們抗倭幫助很大。”謝 霄說。 “翟姑娘,妳一個姑娘家,整天在軍營這邊會不會太委屈了?”今夏吃著桌上的菜,邊問 道。 “我甚麼苦沒吃過,這點不算甚麼,對了,曦兒她好嗎?”翟蘭葉和上官曦交情頗好,她 很想知道上官曦的生活。 “上官姐姐喔,她可好了,她嫁給大楊,後來生了個兒子,大楊雖然木訥,可是對上官 姐姐可是一心一意的。”今夏說著這些消息。”這些事,謝霄沒跟妳說嗎?” 謝霄和翟蘭葉臉上都閃過一絲不自在。 “對了,袁大蝦,我跟妳說件事。我和蘭葉結成異姓兄妹了。” “真的,那恭喜了~”今夏誠心的說。 陸繹卻品味到,謝翟兩人之間有絲不尋常。 四人相談甚歡,一直到三更天,今夏已不勝酒力,陸繹抱起了今夏預備回房。 “姓陸的,你會不會太過分了,婚禮都還沒舉行。”謝霄叫。 “我跟她,是皇上賜婚,正式成親否,有差嗎?”陸繹勾起嘴角笑道。”而且你應該也知 道,我們倆,也不是第一次同房了。” “喔,對了,你還記得你在揚州提親失敗的事情嗎?前一晚,我們倆就已經同床共枕了。 ”陸繹故意說的曖昧。不過倒也是事實,只是兩個人之間是清清白白的。 “你…..。”謝霄聽完努火陡升,預備起身對陸繹動手。”你這個小人!” 一旁的岑福也已預備拔劍。 “謝霄,你醉了,我扶你回房。”翟蘭葉阻止謝霄的胡鬧。 陸繹抱著今夏回到自己的房間,幫今夏和自己除去外衣,拿起布巾幫今夏擦了臉,兩人 只著中衣躺在床上。 迷糊中,今夏聞道身邊傳來熟悉的味道,翻了身,依偎進陸繹的懷中,悄悄喊了聲”文 淵。”便讓自己安心的睡下。文淵,是陸繹的字,只有極親近的人會這樣喊他。 陸繹也輕輕的吻了今夏的額頭,笑著入夢。 隔天早上醒來。 今夏發現自己又是醒在陸繹的懷中,其實她也漸漸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他們常常這樣的 同床共枕。陸繹非常的規矩,發乎情,止於禮,除了親吻,並再無其他踰矩的舉動,他 說,最美好的,要留在新婚之夜。 一路南下,路上到也平安,陸繹只帶了岑福,他們沿路低調而行。 途中路宿驛站,陸繹也是常常這樣都和她共宿一間,兩人之間,常常聊著聊著,聊到睡 著。 陸繹總是在今夏入睡後,才會摟著她,聞著今夏頭髮傳來的淡淡髮香,跟著入眠。 今夏有踢被子的毛病,陸繹常半夜醒來檢查被子是否蓋好。 這天,難得今夏比陸繹早醒。她輕撫著陸繹的眉眼鼻,心中突然閃過一句話。 輕輕的翻身下床,拿出自己常用的信箋,寫下了一句話。 然後把信先收在自己的身上,預備找時間給陸繹看。 中午,今夏喚來岑福,把信交給岑福,讓岑福有時間再給陸繹。 岑福跟在路上,一路上就看兩著主子甜甜蜜蜜的,心裡也著實的替兩人感到開心,尤其 是對陸繹,他從小跟著陸繹長大,陸繹一路以來,都太辛苦了,尤其是老夫人逝去之後 ,陸繹幾乎不曾打心裡笑過,他逼自己冷硬,逼自己斷情絕愛,為的就是可以替自己的 娘親報仇。 進了錦衣衛,雖然結交了好友,但是又不得不親眼看著自己最好的兄弟為了成全自己死 在自己的刀下,自己的眼前,這些苦,誰能知呢? 好不容易遇到了今夏,這個古靈精怪的姑娘,聰明善良,他才漸漸的從陸繹的臉上看到 笑容,進而,那笑容是從眼底笑出來的。 看著這對有情人,幾經波折,為了彼此付出生命都在所不惜,卻偏偏兩個人竟然要背負 上一代的仇恨,也好在都解開了,生離死別他們都嚐盡了,終於換得如今的幸福光景, 岑福也不禁感到開心。 所以,當陸繹在入詔獄的時候,來不及交代他要好好保護今夏的時候,但他沒有第二句 話,一路護今夏的安全。 他心裡,早早就把今夏當成主母看待了。 在視察過前線,發現將士一心,倭寇被打的只能暫時躲回海上不敢擅動,陸繹也放心了 ,同時也拿了一筆款項給祈將軍,盼能幫上前線一些忙。 “祈將軍,若前線有甚麼需要的,儘管告知陸某,陸某定當鼎力相助。”在了解前縣的 戰況後,陸繹準備帶著今夏回到京城。 “謝圓圓,你和翟蘭葉怎麼會結成異姓兄妹的?”今夏和謝霄在軍營漫步著,今夏好奇這 兩個人怎麼會走到一塊。 “也沒甚麼,她當初被逼到走投無路,也發誓要讓嚴世蕃痛苦,可又不想再濫殺無辜, 便來到這邊,說要殺幾個倭寇洩憤。我當時還懷疑她是來臥底,想趁機破壞軍心,可嚴 世蕃死了,她依舊在這邊沒走,上場的表現也都很亮眼。久了,我也知道她過去的無奈 。”謝霄笑道。"她也是可憐人,無父無母,被嚴世蕃看上,訓練成瘦馬,後來遇到周顯 已,她以為周顯已是愛她的,但嚴世蕃逼她殺了周顯已,盜取十萬官銀,又令她誘惑陸 繹,除了殺周顯已成功外,其他任務失敗了,嚴世蕃便讓她假死,脫離陸繹的追蹤,她 又以為嚴世蕃世真心疼愛她的,但沒想到嚴世蕃從頭到尾都是在利用她,還把她送給毛 海峰,毛海峰根本不是人,他百般虐待折辱蘭葉,蘭葉武功雖好,要殺了毛海峰也不是 問題,可嚴世蕃三番兩次威脅她,如果毛海峰死了,他也會殺了她。直到有天,毛海峰 竟然要蘭葉去伺候他的手下,蘭葉再也受不了,便找機會下手,把毛海峰捆來送給了陸 繹,憑蘭葉的才智,毛海峰根無法本對抗。”謝霄道出翟蘭葉心裡的苦。 “所以,你們就惺惺相惜了?”今夏也嗅到特別的味道。 “我也不知道,她確實是可憐的女子,也值得有人疼惜,可是她的過往……,我不可能 不介意,畢竟她過去不只是單純的瘦馬而已,而且我心裡還是有妳的存在,所以,我們 決定結成異姓兄妹,相互照顧。”謝霄難的如此成穩地說。 今夏聽罷,只拍拍謝霄的肩膀。”嗯,我懂了,可是我還是要跟你說,忘了我吧~” 也是,就算翟蘭葉再好。她的過去,的確讓男人無法接受,如果他們真的有緣,自然可 以走在一起。 “有時間回京城來看看你爹啊,上官姐姐把烏安幫打理得非常好,可她畢竟已經嫁給大 楊了,不可能一輩子都幫你打理烏安幫的,你早晚要回來自己扛起擔子。” “嗯~我知道,我還想磨練磨練。但至少,我會去喝妳的喜酒的,陸繹那小子如果欺負妳 ,妳一定要告訴我,我不會放過他的。”謝霄說道。 “你要是敢對他怎樣,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今夏馬上心疼的抗議。 “妳都還沒正式嫁給他,對他這麼心疼做甚麼?”謝霄的心裡酸酸的,明明他愛她這麼久 了,今夏卻告訴他,她從來都沒喜歡過他。甚至說為了陸繹,將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 愛情就真的這麼無理可循? “反正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傷害陸繹,我真的不會放過你的。”今夏丟下這句話。 某日,岑福把受傷的陸繹扶了回家。 接到通知的今夏看到大驚失色,匆忙趕到陸府。憑陸繹的武功,有誰傷得了陸繹? “大人今天為了抓一個通緝犯,誤入陷阱,那賊人的刀是帶鉤的,大人不防,腹部中了 一刀。不過也把賊人抓到了。” “妳放心,已經上過御藥了,過兩天就好了。”岑福回報著經過。 “不是要你別多話嗎?沒事嚇今夏做甚麼,這些只是小傷。”陸繹瞪著岑福。 “是我跟岑福說的,你有任何事情一定都要告訴我。”今夏趕忙檢查陸繹的傷勢。 “岑福,你的主子到底是誰啊?”陸繹沒好氣地看著岑福。 “大人,您和今夏姑娘都是我的主子啊~”岑福橈橈腦袋。 為了方便照顧受了小傷的陸繹,今夏暫時搬到陸府住。 每天親自幫陸繹上藥。 可是這陸繹不知道哪學來的毛病,每次今夏幫他換藥的時候。臉上總是一抹詭笑的神色 ,直盯著今夏看渾身不自在。 “大人,吃飯了。”今夏端著午餐來到書房看陸繹。 這兩天陸繹沒進北鎮撫司,待在家裡享受今夏的照顧,不過卷宗還是得看。 陸繹的手上不知道正在看甚麼,看得出神發呆。 “大人,你又不聽話了,受傷了還看這些。” “我又沒傷到眼睛或是手,腦袋也還很正常,為什麼不能看這些卷宗?”陸繹笑笑。 “那你休息一下吧,先過來吃飯。”今夏也知道如今陸繹身負要職,所以也沒多說甚麼 。 “你餵我。”陸繹又開始耍賴。 想起當年岑港一戰,陸繹受了重傷,回到杭州府,明明已經痊癒,還假裝傷口裂開,要 她餵藥的事。 今夏臉上一紅,”這次你傷的是肚子。手可沒傷喔。” “嗯~可是我現在覺得肚子的傷口很痛,沒力氣。”陸繹故意捧著肚子。 今夏知道陸繹只是作戲,微微一笑,”好~我餵你。” 兩個人就這樣相視對笑,陸繹默默地享受著心愛的人的餵食。 夜裡,岑福來報。 “今夏姑娘,大人找妳。” “找我?他怎麼了嗎?”今夏本來準備睡了,聽到陸繹找她,緊張的問。”傷口裂開了?” “大人說…大人說…”岑福耳朵突然紅了。 “他到底說什麼了。”今夏追問。 “今夏姑娘,妳過去就知道了。”岑福怎麼開得了口,說他家大人說要今夏去伺候他換 藥和更衣呢? 今夏緊張的來到陸繹的房間。 只見陸繹只著中衣,半坐躺在床邊,手上拿著東西,看得入神。 “大人,你在看甚麼?”今夏好奇的問。 陸繹笑了笑,受傷的當下,岑福把信給他,說是今夏交代找時間要給他的。他一直找不 到時間,然後看陸繹受傷了,想想應該是好時機。 陸繹看了眼岑福,嘆了口氣,怎麼會這麼呆呢?明明公事上腦袋很清楚啊,今夏寫的信早 就該給了。 今夏想起自己寫的信,馬上不自在了起來。 信上那句話。”願用一切換取那是最美的風景,而世間最美的風景,就是有你陪伴的清 晨。” “我的夫人,妳可知道這句話不能隨便對男人說嗎?” “我..我只有跟你說。”今夏的聲音細不可聞,看著陸繹半笑的臉,忍不住捶打了陸繹 。 陸繹發出一聲悶哼~ “大人,你怎麼了,傷口該不會真的裂開了吧?”今夏發現自己下手的是剛剛受傷的人, 突然發現自己好像下手太重了。 “應該沒。”這今夏的手勁還真不小。 “那你找我來做甚麼?”今夏的腦袋轉了幾個可能。 “只是要妳替我換藥更衣。”陸繹大方的說。”我不是讓岑福跟妳說了嗎?” 今夏沒好氣地瞪著陸繹,”你覺得這些話他會說嗎?他能說得出口嗎?” 先拿起旁邊已用熱水浸泡的布巾,輕柔的幫陸繹擦拭身體。 看著腹部那道紅紅的傷口,今夏更放柔了力道。”痛嗎?” 陸繹搖搖頭,也確實,這真的只是小傷,算不上甚麼。 “大人,你要我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再受傷了,你也是,答應我,要照顧好自己,好嗎 ?”今夏眼裡寫滿了擔憂,陸繹的生活刀光劍影,要做到百分之百不受傷,是不可能的, 她知道陸繹把她捧在手心,傾盡全力呵護她,那她可以為陸繹做甚麼呢? 知道他的劍法好,手銃準,棍法槍法也不在話下,其他的武器也難不倒他,可是明槍易 躲,暗箭難防。錦衣衛面對的都是奸惡之人,防不甚防。 “我知道,我答應妳,會努力小心的。現在我已經不用再像以前樣經常外出查案了,我 會多注意的。"陸繹整身充滿了柔情,他看到今夏眼底的擔憂,一如他怕今夏受到傷害一 樣。 兩人的手,緊緊相握。 今夏突然想起一件事,想問了很久的事情。 “大人,你一個月俸祿有多少?”今夏比較關心這個。 這丫頭,還是愛銀子啊!此時此景,不是應該要濃情蜜意嗎?如今夏說的,談銀子,傷感 情啊~ “我現在是正三品官員,每個月有三十五石米,一百三十多兩銀子,破的案子另行獎賞 。”實際上,陸繹從沒把這些事情放心上過,大概聽忠伯說過,好像就是這些數吧。 “三十五石米,一百三十多兩銀子!那時候我幫你去找十萬官銀,也不過才多賺四兩銀子 ,大人,您這…..”今夏聽到這麼多俸祿,眼睛都亮了。”而且破案還有獎賞,皇上還 常常賞賜你……。”今夏的腦袋開始轉了,他的大人真會賺錢。 市井裡,一石米大約幾文錢,就夠一般人家吃上好久了,她的月俸才幾兩銀子,省吃儉 用,加上娘親上街賣豆腐,多少才能攢點錢。這陸繹隨便就是她一輩子賺不到的錢,難 怪可以拿銀子當暗器使,還動不動都說自己不缺銀子。 “那大人,我的月俸可以漲漲嗎?”今夏已經忘記了剛剛兩人還在談情說愛,現在聽到銀 子,眼睛都亮了。 “不是說了,家裡的銀子都歸妳管了嗎?要漲甚麼啊?”陸繹沒好氣的說。 “銀子啊,大人您真會賺錢。”今夏笑得眉開眼笑的。 “除了這些,還有其他的嗎?”今夏想了解一下夫婿的經濟狀況。 “庄外還有幾片田地吧。”陸繹還真的有點不確定這些事情了,反正忠伯都幫他打理好 ,也會定期跟他匯報收支情況。 “呵呵呵呵。”今夏聽完更樂了,她的大人真的好厲害。一直以為陸繹只是家裡銀子多 ,沒想到還有田庄等產業,改天要跟忠伯拿家裡的帳本好好的看看了。錢啊,銀子啊~ 陸繹看著眼前這個已經忘記自已是來幫她上藥,滿眼都只剩銀子的女人,無奈的搖頭。 ---- Sent from BePTT on my ASUS_X00QD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6.41.16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602983385.A.8CA.html
1Fhwsbetty: 基本上,明朝是很窮的朝代,國庫也是到了萬曆(隆慶的兒 10/18 10:19
2Fhwsbetty: 子),最充裕的時候,才200萬兩,所以,大人當時的收入 10/18 10:19
3Fhwsbetty: 算是相當高了。 10/18 10:19
4Fhwsbetty: 再補充一下,大人的收入數字是真的,歷史上對這職位的 10/18 10:51
5Fhwsbetty: 俸祿有可考喔~ 10/18 10:51
6Fd30632: 認真讚讚~ 10/18 11:24
7Fakinchu: 有看有推~ 10/18 11:36
8Fakinchu: 把很多劇情都串起來了,寫的真好 10/18 11:37
9FmapleXD: 寫得真好!岑福面對兩位主子真的忠心又有些無奈XD 10/18 11:48
10FLunachen: 有看有推 10/18 15:00
11Fshow1104: 可憐的岑福和煩人謝宵什麼時候改變XD 10/18 15:48
12Ffetters: 推推 10/18 18:49
13Fsour719: 推一個~是說標題變成錦衣"天"下了 10/18 21:46
14Fhwsbetty: 謝謝提醒,已修正 10/18 21:49
15FCALLATE: 謝謝H大的番外篇,好看 10/19 00:18
16Fglumd406: 推 10/19 14:13
17Farihanta: 哈哈最後蠻好笑的 10/21 02:59
18Farihanta: 推原po用心 10/21 03:01

China-Drama 最新熱門文章

57 [閒聊] 琅琊榜N刷
95 china-drama 2020-10-23 20:02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