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錦衣之下之番外續曲(五)

看板 China-Drama
作者
時間
留言 6則留言,6人參與討論
推噓 6  ( 6推 0噓 0→ )
今夏帶著可伶跟逃命似的回到了夏府。 “夏兒,怎麼會來了?”袁大娘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女兒。 “娘,我想妳和姨,回來住幾天。”今夏摟著袁大娘撒嬌著。 “妳是不是又跟繹兒鬧憋扭了?”袁大娘沒好氣的說。“我說妳啊,繹兒對妳夠好的了。 妳不要動不動就對使性子跑回來,成何體統。還有,妳姨和妳叔回福建了,靛兒沒跟妳 說嗎?” 今夏這才想起來,靛兒剛剛似乎有話要跟她說。 “沒關係,我就來陪陪妳嘛!”今夏心想,反正主要是來避風頭的,林菱不在也沒關係。 “今夏姊甚麼時候這麼愛撒嬌了?”一個陌生的男聲傳了過來。 今夏聽見聲音,放開了袁大娘。 “娘,他是誰?怎麼會在我們家?”今夏疑惑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他是邵守啊,你們小時候都玩在一起的,那時候他還很小,都跟在你跟謝霄的屁股後 面。”袁大娘看著自己忘性很大的女兒。 “邵守?”今夏搜尋著自己的記憶。 “今夏姊,小時候謝大哥老是被打,妳都帶著我一起去幫他打回來,妳忘了嗎?”邵守好 笑的看著眼前的今夏。“妳樣子倒是都沒變耶,袁大娘跟我說妳都是當娘了, 還真看不出來。” “你是那個小不點,邵守?”今夏想了半天,想起來了。“你那時候個子才這麼點大,現 在長麼大了啊!” “拜託,今夏姊,妳都當娘了,我能不長大嗎?”今夏果然都沒變。 “後來你突然就不見了,我和謝霄去找你,你們隔壁的吳大嬸說你們搬家了,這是搬到 哪去了,怎麼又回來了?”今夏示意可伶去幫她弄吃的來,和袁大娘跟邵守一起坐在了院 子裡。 “所以,今夏姊是嫁給了現在的都督同知,陸繹陸大人了?”邵守的眼底閃過一陰暗。 “是啊,我家大人可優秀了。”今夏提到自家夫君,得意的不行。 “那妳還鬧憋扭跑回來?這次要住多久?”袁大娘瞪著今夏。 “娘,都說了我沒和大人鬧憋扭,我就是想您了嘛!”今夏打哈哈說。 “妳少來,妳只有在和繹兒鬧憋扭的時候才會想到我,現在都是玄兒他們來陪我這個老 婆子比較多了,繹兒也比妳勤勞,常送來補品不說,也會繞過來陪陪我這老婆子。”袁 大娘還不知道今夏的性子嗎? “娘~”今夏拽著袁大娘的胳膊叫著。 “今夏姊,妳這樣不行啊,袁大娘吃醋了。”邵守聽完也取笑起今夏。 “連你也笑我!本來明天要帶你去找謝霄的,你自己去好了。”今夏瞪了眼邵守。 “有聽說烏安幫的幫主是謝霄,就是謝大哥嗎?”邵守好奇的問了。 “不然還有其他的謝霄嗎?”今夏吞了塊糕點,沒好氣的說。 吃過晚飯,見邵守並沒有離開的意思。 “你不回家嗎?”今夏見邵守並沒有離開的意思。 “我最近會住這邊啊。”邵守一臉正常不過的表情。 “守兒在京城又沒地方住,這邊多的是空房間,就先住這吧。”袁大娘一臉大驚小怪的 樣子。 “喔。”今夏搔了搔耳朵。 “倒是妳,晚飯也吃了,還在這幹嘛,快回家去。”袁大娘趕起今夏了。 “娘,都說我這幾天在這陪妳了。”今夏一臉沒打算回家的樣子。 “妳這丫頭,一定有問題,妳不說是吧?我叫可伶來問。”袁大娘上下打量著今夏。 “娘,我和今夏沒鬧彆扭,是她說想您了,這幾天來陪陪您,我這也是,忙完公務也來 了,這幾天我們都在這陪您。”門口傳來陸繹帶著笑意的聲音。 今夏聽到聲音,轉頭一看,她的大人,滿臉笑意的走了進來。 “繹兒,吃過沒,我叫人弄給你吃。”袁大娘看到最滿意的女婿進來了,趕忙招呼著。 “娘,我吃過了。”陸繹一臉恭敬的對著袁大娘說,當然,他也眼尖的發現了一個陌生 男子在場。“這位是?” “他是邵守,小時候一起玩的鄰居。”今夏沒心眼的介紹著。 “你就是陸繹陸大人啊,今夏姊的夫君?幸會。”邵守先拱了手致意。 “幸會。”陸繹也點了點頭。“娘,您就先去休息吧,我和今夏等等也會回房了。” “好好好,沒鬧憋扭就好,我說你別太慣著夏兒了,都把她寵壞了。”袁大娘見小倆口 甜甜蜜蜜的,才放下了擔憂的心。 “娘,沒事,我就喜歡寵著今夏。”陸繹還特意的握著今夏的手給袁大娘看。 袁大娘點點頭表示知道了,便回房去了。“守兒,你也早點回房休息。” 今夏一路上都不敢說話,任憑陸繹牽著她的手走回自己在夏府的房間。 “有吃飽嗎?快去沐浴吧,早點休息。”回房間後,陸繹也只是笑笑的對著今夏說。 “那個……你不生氣?”今夏怯怯地問著。 “我為什麼要生氣?夫人想岳母了,回娘家陪岳母,合情合理,只是為夫的不放心夫人一 個人,特地來陪伴而已。”陸繹臉上仍是溫和的笑容,可是笑得今夏心裡直發毛。 陸繹怎麼可能對她今天的舉動不生氣呢? “夜裡涼,夫人沐浴好快來歇了吧。”陸繹拍拍自己身旁的空位。 陸繹笑得如此溫柔,實在讓今夏覺得越害怕。 她上前探了探陸繹的額頭,陸繹滿眼疑惑的抓下了今夏的手。“幹嘛?” “你沒生病嗎?”今夏心裡是越來越擔心她的大人的反常行為了。 “我好得很,妳快點,我累了,想休息了。”陸繹依然笑咪咪的。 “好吧。”今夏仍是疑惑的看了眼陸繹,轉身沐浴去了。 背後的陸繹,臉上露出了不懷好意的一抹笑。 “袁今夏,妳等著吧,回家妳就知道,竟然給我跑去瀟湘閣玩?”陸繹在心裡默默地說著 。 “你是邵守?那個小不點?”烏安幫裡,謝霄看著眼前的男子,驚訝的說著。 “是阿,謝大哥,好久不見。”邵守笑著說。 陸繹陪著今夏到烏安幫。 “姓陸的,你今天是不用去北鎮撫司嗎?”謝霄看到陸繹一臉笑意地坐在一旁,忍不住說 。 “是啊,特地陪今夏帶故人來看你。”陸繹和謝霄老是愛鬥嘴。 “你還真清閒。”謝霄沒好氣的說。 “那也要有本事,才能清閒。”陸繹勾起嘴說。 “我看你是很久沒跟我打一架了,無聊了是吧?”謝霄叫著。 “跟你打,多沒意思。”陸繹不屑的笑著。 “姓陸的,你別以為你武功好就這樣喔。”謝霄開始跳腳了。 邵守看著眼前的兩個男人,目瞪口呆的。 “你們兩個,夠了喔。”今夏則是忍不住的制止。 “哼!”謝霄只是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陸繹則是維持他一貫不屑的笑容。 “謝霄,這位是?”蘭葉手上的事情忙了一個段落之後,來到大廳,看到了邵守,也好奇 的問。 “這是我和今夏以前的鄰居,邵守。”謝霄介紹著。“這是我夫人,蘭葉。” “見過嫂子。”邵守笑著打招呼。 蘭葉只是點頭微笑以對。 “你是搬到哪啦?這次回京城是要做甚麼嗎?”謝霄問起邵守。 “就只是想回來看看,我和我爹後來搬到了廣東去了。”邵守喝著茶說。 “邵伯父呢?身體好嗎?”今夏印象中,邵守的父親身子一直不太好,獨力養著邵守。 “幾年前生病,沒熬過來,走了。”邵守淡淡的說著。 “那你有打算回京城定居嗎?現在在做甚麼謀生?”謝霄問著。 “我們在廣東有自己的小生意,賣布的,這趟只是來看看,過幾天就回去了。”邵守有 意無意地看了今夏一眼,又看看陸繹。 陸繹身為錦衣衛,邵守對他來說只是陌生人,他本能地有警戒心在,當然沒放過邵守閃 爍的眼神,暗自留心了一下。 “我們這也有二十多年沒見了吧?你跟小時後的樣子完全不一樣,這走在街上還真認不出 來的。”謝霄是沒心眼的說著。 “邵守,你成親了嗎?”今夏吃了滿口的點心問著。 “嗯,幾年前成親了。”邵守點點頭。 “怎麼沒帶她一起來?”今夏好奇的問。 “她去年因為意外,走了。”邵守的眼底閃過一絲的哀傷。 “那個……抱歉,我不知道。”今夏不知道會是這樣。 “無妨。”邵守淡淡的笑了一下。 一夥人就在烏安幫吃著午餐,邵守說自己這些年的事情。 聽起來都是小事。 原來邵守後來跟著邵父搬到了廣東,邵父先是靠著幫人種田維生,後來攢了點銀子之後 ,找了家小店面,經營起布庄,店面不大,不過生意也到 還不錯,養家活口沒問題,邵守也跟著父親一起打理店面生意。 “守兒?怎麼只有你回來?夏兒他們呢?”袁大娘看只有邵守回來,好奇的問著。 “今夏姊他們回陸府去了。”邵守禮貌的說。 “不是說這幾天要陪我這老太婆嗎?這兩人待了兩天就又回去了?到底在搞甚麼?”袁大娘 自己叨唸著。” “我看今夏姊他們的感情很好啊?”邵守試探的問著。 “可好了,繹兒把夏兒捧著寵的,你看,寵到這丫頭越來越無法無天。”袁大娘嘴上看 似數落,其實卻開心的很。“這繹兒對夏兒真是沒話說,對三個孩子也疼愛的很。” “他們有三個孩子了啊?”邵守驚訝的問著,他以為今夏只生了一個。 “是啊,除了靛兒外,也都訂親了。”袁大娘可也是寶貝這三個外孫的很。 “所以今夏姊成親很久了嗎?”邵守繼續問著。 “對啊。”袁大娘對邵守是完全不設防。“好了,我這老太婆要去休息了,你也早點休 息吧。” 留下邵守獨自在大廳。 但邵守的眼神已不如剛才的恭敬,現在的眼神,充滿了恨意。 “今夏姊,別怪我,要怪,妳就怪妳嫁的人是陸繹吧。”邵守輕輕地說。 北鎮撫司。 “大人,廣東那邊傳來消息,喬勇澤已經失蹤一段時間,我們的人暫時找不到他的下落 。”岑福跟陸繹回報著目前手上案子的進度。 喬勇澤是他們手上目前要處理的一個重要的通緝犯。 根據錦衣衛的線報,有大明百姓勾結倭寇,儼然是第二個毛海峰。 不過這喬勇澤禁止手下欺凌老弱婦孺,打劫的對象非富即貴,尤其是魚肉鄉民的富貴人 家,更是他們下手的對象。 但無論如何,都是犯法都勾當,而且還勾結了倭寇,自成為倭寇頭子,在廣東一段作亂 已久。 其中不少的倭寇,在陸繹的計謀下,都陸續的被抓了,只剩下少數喬勇澤的親信,還有 喬勇澤本人。 “我記得他有個妻子?”陸繹回想了一下。 “根據消息,他的妻子前一陣子就失蹤了。”岑福也告知打探的消息。 “失蹤?”陸繹皺起眉頭,總覺得哪邊不對。 好好一個人,無故失蹤? 現在連喬勇澤也下落不明? “好,我知道了。”陸繹點點頭。“今天我想早點回家,你也是,早點回去陪昱晴吧。 ” “大人,您沒和夫人吵架吧?”岑福可沒忘記前幾天在瀟湘閣遇到今夏的事情。 “吵架?為什麼我要和今夏吵架?”陸繹挑眉勾起嘴角笑著問。 “沒……沒事。”岑福看著陸繹的笑臉,不由得心裡直替今夏祈禱。“大人,我先回家 了。” “好。”陸繹點點頭。 看著岑福匆忙離去的背影,陸繹還是剛剛那個表情。 那天跟從烏安幫出來,陸繹直接對邵守說要帶今夏回陸府了,請他跟袁大娘說一聲,便 牽著一臉見到鬼的樣子的今夏回家。 “大人,我們這兩天不是要陪娘嗎?”今夏在陸繹身後怯怯地問著。 “在夏府兩天了,今天先回家,過陣子再去陪娘。”陸繹溫柔的對今夏笑著說,他仔細 的牽著今夏的手,慢慢的走回家。 他已經事先叫人通知陳彬今天他們會回家,要陳彬準備幾道今夏愛吃的菜等他們。 一進門,陸繹直接帶了今夏去吃晚飯。 今夏看到桌上幾乎都是她愛吃的菜,又看了看一直笑的很溫柔的陸繹,放下了戒備的心 。 三個孩子也接連陸續的回到家,人齊之後,陸繹喊了聲吃飯了,一家五口便開始愉快的 晚餐。 陸玄和陸妘自然知道了前兩天今夏去瀟湘閣玩被陸繹逮到的事情。 當天今夏便逃去夏府避難,卻不料陸繹當天也追了過去。 孩子們本來以為又有好戲可以看,但是幾天下來,陸繹平靜的跟沒發生過事情一樣。 而今天不但把今夏帶了回家,還準備了今夏愛吃的菜,三個孩子面面相覷,互相使了眼 色。 “爹,您最近心情不錯啊?”陸妘試探的問著。 “我一直心情都很好啊!”陸繹邊說邊夾菜給今夏。 “爹,最近案子不是很多嗎?”陸玄也仔細觀察著陸繹的神情。 “最近就是那個喬勇澤的案子比較麻煩一點,其他都還好,都有人去處理了。”陸繹知 道自己的大兒子現在在大理寺任職,多少會和自己的工作上打到交道。 “爹,孩兒看娘的胃口不錯,最近的補藥會再幫娘調一下藥方。”最是無辜的夏靛也是 邊吃邊觀察自己爹娘的互動。 “靛兒,你那些補藥苦死了,可以不要再吃了嗎?你娘我身子好的很。”今夏聽見補藥還 是不能停,抗議了。 “不行!而且良藥苦口,越苦的會越補的,靛兒,對吧?”陸繹直接拒絕。 “呃……爹,是的。”夏靛收到了陸繹明確的要求,心裡默默地對今夏感到抱歉,接下 來,恐怕今夏得吃上一短時間都是很苦的藥了。 “大人~”今夏也聽懂了陸繹的意思,苦著臉想跟陸繹撒嬌著。 “夫人,妳吃太少了,多吃點。”陸繹一然溫柔的笑著,把菜夾到今夏的碗幾乎要滿出 來。 今夏看著陸繹,心裡那股心虛的不安直跳著。 從被陸繹黑著臉抓到她帶著兒子去瀟湘閣玩到現在,陸繹不但沒生氣,反倒還對她更溫 柔,她躲回娘家,陸繹也只是去陪著她,什麼都沒說,就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那個……大人。”今夏放下了碗筷,小聲的喚著大人。 “嗯?”陸繹吃著自己的飯菜。 “你沒生病吧?”今夏覺得陸繹可能病得不輕。 “我很好啊。”陸繹笑笑地說。 “真的?”今夏疑惑的問。 “不然妳讓靛兒幫我診脈看看。”陸繹伸出了自己的手。 “爹,您氣色很好,孩兒相信您很好。”夏靛隱約感覺到了陸繹想好好教訓今夏了。 “是啊,娘,爹氣色比妳好多了,我看妳還是乖乖的聽爹的吧。”陸玄也是很會看臉色 的,此刻陸繹的眼神裡已經透露出在算計今夏了。 “嗯,娘,爹身子骨一直都比妳好多了,我看,妳還是早點去休息吧。”陸妘自然也感 受到了不尋常的氣氛。 “你們三個,怎麼都幫他說話啊!”今夏不服氣的看著三個孩子。 “我和你們的娘也去休息了。”陸繹牽起今夏的手,對著三個孩子說。 “好,爹,娘,晚安。”三個孩子齊聲的說。 陸玄一直在跟今夏使眼色,要她好好安撫陸繹,可無奈今夏神經大條,完全沒接收到陸 玄的暗示,逕自開心的以為陸繹這次真的沒生氣。 “大哥,我看娘這次會很慘。”陸妘看著今夏的背影,想想接下來每天都會是很苦的補 藥,陸妘心裡替今夏默哀著。 “也還好吧?爹也捨不得對娘太兇。”陸玄知道不管陸繹多生氣,其實還是捨不得對今夏 發脾氣的。 “娘還沒發現爹其實很生氣啊!”身為苦主,夏靛也只有這樣說。 ---- Sent from BePTT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01.10.15.24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617725648.A.D72.html
1Fcalil: 首推!04/07 01:21
2Fadena: 期待後面發展~~04/07 03:24
3Fbluecathy: 推~~笑的我心裡發寒XD04/07 07:33
4FmapleXD: 真的是笑得我心裡發寒XD04/07 07:44
※ 編輯: hwsbetty (101.10.15.245 臺灣), 04/07/2021 09:06:52
5FLunachen: 推 04/07 16:28
6Fshow1104: 推 等後續 04/07 19:35

China-Drama 最新熱門文章

68 [心得] 山河令35觀後感
140 china-drama 2021-04-13 02:30

最新文章

[詞作] 生人迴避
create 2021-04-17 00:26
[詞作] 抄襲
create 2021-04-17 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