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錦衣之下番外之續曲(三十二)

看板 China-Drama
作者
時間
留言 15則留言,12人參與討論
推噓 13  ( 13推 0噓 2→ )
“這都是甚麼味道啊?”謝霄和蘭葉巡視完分舵回到烏安幫,進到後院,一骨子臭味迎 面而來。 “爹,娘,我們拉肚子啦!”茅廁旁邊傳來義帆有氣無力的聲音。 “吃壞肚子嗎?”謝霄疑惑的問。 “不是,是靛哥。”岑錦也在茅廁裡面說著。 接著三個人邊拉邊說著事情的經過。 謝霄和蘭葉聽完之後,哭笑不得。 “這……我真不知道怎麼說你們這幫孩子了。”謝霄邊搖頭邊說。“謝義帆,我警告你 ,我不管你怎麼拉,天黑之前,我不要再聞到這些味道,你們三個給我把這後院整理乾 淨才准去睡覺。 “爹,我都拉成這樣了,不能讓李媽她們整理嗎?”義帆抗議了。 “你們自己拉的屎,為什麼要別人清?”蘭葉也出聲了。“我和你爹先去你楊叔那。我 回來的時候如果還沒整理好,你們三個也給我試試看。” “娘!妳也這樣。”義帆已經拉到完全無力了。 這三個人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屎全都整理乾淨,幾乎是用爬的才爬到了義帆的房間。 “帆弟,你派人去跟我爹娘說,我們倆今天就住你這了。”岑錦這下子連回家的力氣都 沒了。 “不要,你們兩個臭死了,滾出我房間。”義帆看著岑家兩兄弟。 “你自己也是,滿身屎味,搞不好最臭的是你。”岑朗也叫著。 三個人彼此互看了一眼之後,哈哈大笑了起來。“走吧,去洗乾淨。” 義帆拿了自己的兩套衣服給岑家兄弟,也叫人去跟岑福說了兩兄弟今天就住在烏安幫的 事情。 “糟了,大哥,陸叔說明天要出任務。”吃飯到一半,岑朗突然想起來。 “我現在腿還在軟耶。”岑錦也想到了。 “靛哥絕對是故意的。”陸繹的命令不能不聽,這夏靛肯定是探聽好了他們明天要外出 去出任務,特地選這天的。 “我屁股到現在還在痛耶。”岑錦滿臉愁苦。 “還好,我可以留在家裡。”義帆慶幸自己不用跟在陸繹旁邊。“你們兩個,那天是誰 誤傷了子惠?” 岑家兄地互看了一眼,岑朗默默的舉手了。 “難怪,他們陸家的男人都很小心眼的。”義帆又抱著肚子了,不過這回是笑到肚子痛 的。 “我說,這天下最好吃的食物,就在大楊這了。”謝霄努力的吃著滿桌的食物。 “謝叔,你們回來啦?”夏靛這時候也牽著子惠從後院走了出來。 “靛兒,你怎麼在這?旁邊還有個姑娘?”謝霄看著夏靛。 “這大概就是帆兒他們說的子蕙了吧?”蘭葉的反應就比較快,已經猜到這姑娘可能就 是他們說的樊子蕙了。 “還是謝嬸聰明。”夏靛點點頭,接著又對大楊說。“楊叔,爺爺已經睡著了,我明天 再來看他。” “我爹他現在還好吧?”大楊擔憂的問。 “嗯,爺爺的精神不錯。”夏靛只這樣說。 “你爹怎麼了?”謝霄關心的問著。 “我爹有點中風,靛兒最近都來照顧著我爹。”大楊臉上還是掛著憂心。 “沒事,靛兒他們把爹照顧得很好。”上官曦拍了拍大楊的手,之後又招呼著兩個孩子 坐下。“你們也坐下來一起吃吧,吃完了再回家。” “好。”夏靛先讓子蕙坐好,自己也才跟著坐在旁邊。 “謝叔,謝嬸,帆弟還肚子痛嗎?”夏靛眼中露出惡作劇的笑容。 “他們三個把我後院弄得臭到不行。”謝霄沒好氣的說。 “謝叔,誰叫他們聯合起來設計我。”夏靛調皮笑著。“來,我正式跟你介紹。這是樊 子蕙,我的師妹。” “你少說了一句,她是你未來媳婦吧!”謝霄笑著。 “謝叔,知道還說。”夏靛又笑了。 “謝叔,謝嬸。”子蕙對著謝霄和蘭葉點頭。 “謝嬸,這藥丸,您回去拿給帆弟吃,他明天就好了。”夏靛拿出了一顆藥丸遞給蘭葉 。 “他們有三個人,這不夠吧?”蘭葉好奇的問,這夏靛又打甚麼主意了? “錦弟和朗弟不小心傷了子蕙,我知道他們明天要跟我爹去出任務,我想,就讓他們好 好磨練吧!”夏靛理所當然地說。 “你這小子,跟你爹一樣小心眼啊!”謝霄嘖嘖嘖的說。 “任師妹,妳總算來了,我可等妳好久了。”丐叔在夏府,終於把子惠的母親給盼來了 。 “陸師兄,你就這樣急匆匆的要我來,我已經很一路都在趕路了。”子惠的母親,任淨 接到丐叔的信,說要幫子惠訂親,便急忙趕來了。“你說要幫子蕙訂親,跟誰?怎麼沒 聽說過,這丫頭給我偷跑來京城,怎麼一下子又說要訂親了?” “我說妳,別那麼急可以嗎?年紀也有了,有耐心點好嗎?丐叔看著任淨,這任淨的急 性子在藥王谷可是出了名的。“我讓人準備了吃食,先吃點吧!” “陸師兄,我知道你住京城,可沒想到竟然是這麼大的府邸,你家門口還有錦衣衛看著 ,還有這麼多人伺候你?我林師姐呢?” 任淨看著夏府的院子,真的是很廣大,種滿了各種藥植。 原本的那片假山流水,在夏府發還下來的時候,就被陸繹命人全部剷除,重新種植了這 些藥植。 陸繹和今夏只要看到那假山流水,就想起當年愛別離的事情,那差點失去今夏的心情, 陸繹仍難以忘記,今夏也是,看到那流水,就會想到嚴世蕃對她做的那變態的一切,所 以陸繹直接讓人把那片地全部挖掉重新建造了,改成了種植藥植。 “菱兒她去福建玩了,我也派人叫她回來了。”丐叔說著。“妳慢慢吃,我把事情講給 妳聽。” 任淨邊吃邊聽著丐叔說,任淨已經驚訝到嘴巴都快合不起來了。“你說我們家子惠要嫁 夏靛,夏靛就是陸家二公子。我怎麼從來都沒聽你和林師姐提過?” “這又沒甚麼好多說的,靛兒去藥王谷是去學醫的,又不是去炫耀家世的。”丐叔對於 張楊家世也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我知道子蕙喜歡靛兒,可這靛兒一向都不理人的啊。”任淨自然把自己女兒的心思看 的明明白白的。 “他們小倆口現在可好的哩。”丐叔大笑的說。 “可我們家沒甚麼背景,又是孤兒寡母的,人家陸家願意嗎?”任淨想到這些高官世家 ,最講究的就是門當戶對了。 “我們陸家沒那麼多規矩,靛兒她娘也是普通人家,小時候就沒了爹娘,她是養母獨力 養大的。”丐叔簡單的說著。 “陸師兄,這陸繹,是你甚麼人?”任淨問了。 “是我親孫子。”丐叔自得的。“我這孫子可了不起了。” “陸師兄,他們才剛在一起,幹嘛急著要訂親?”這是任淨最不懂的地方。 “你可不能讓靛兒她娘知道這件事,”丐叔便把楊程萬的事情講了一次。 同樣身為醫者,任淨明白這種心情。 “好,沒問題,我答應了,叫靛兒快來下聘吧。”任淨爽快的答應了。 丐叔看著任淨,突然覺得頭有點痛。林菱,袁大娘這兩個忘記自己是幾歲的女人已經夠 令他煩心的,眼前這個任淨,也是一個老是忘自己幾歲的。 未來的日子,夏府怕是讓這些忘年的女人玩就夠了。 夜裡,今夏披著披風,坐在內苑的涼亭裡。 陸繹讓人來傳話了,說今天會晚點才回來,天氣冷,叫今夏在房間裡等他就好了。 今夏自己一個人在房間等到覺得無聊,便披上了披風到了內苑走走。 她實在很擔心楊程萬的身子,這幾天晚上也沒甚麼睡好,雖然夏靛和子蕙都說了,楊程 萬精神很好,要她不用擔心,楊程萬也說了自已沒事的,可她總沒來由地覺得不安。 “不是說了,天氣冷,別跑出來嗎?”陸繹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回來了!”今夏聽見熟悉的聲音,展開了笑顏,奔向她那熟悉不過的懷抱。 “怎麼了?”兩人相擁了一會兒之後,陸繹雙手扶著今夏的肩膀,看著今夏。今夏雖然 是笑著,可眼底有藏不住的難過。 “我擔心師父。”今夏紅了眼眶。 陸繹心底一沉。 “靛兒不是說沒事了嗎?”陸繹輕輕的攬著今夏的肩膀,走回房間。“妳別胡思亂想了 。這時辰,妳肚子餓了吧?我也餓了,我讓陳彬弄吃的來?” “大人?你還沒吃?”今夏聽到陸繹說還沒吃,心思就馬上轉移了,“你先去沐浴,我 去讓陳彬弄點吃的來。” 說完便連忙往灶間的方向去了。 陸繹看著今夏的背影,悄悄嘆了口氣。 能瞞多久呢? 沒多久,今夏端著兩碗麵回房間,陸繹也沐浴好了,靠在床邊閉著眼睛休息著。 “繹,麵來了,你快趁熱吃。”今夏把麵放在桌上後,對著陸繹說。 “好。”陸繹點點頭。 “丐叔說子蕙的母親已經來了,住在他們那邊,丐叔說想先讓兩個孩子訂親。”今夏說 著丐叔今天來跟她說的事情。 “子惠的母親來了?”陸繹驚訝這腳程,其實算快的了。 “是啊,你覺得呢?”今夏問著陸繹的意見。 “問靛兒和子蕙吧,兩個人都同意的話,就先訂親了。”陸繹早已知道丐叔他們的打算 ,便這樣說著。 “那明天問問靛兒。”今夏已經吃得滿嘴都是。 陸繹無奈地替今夏擦了嘴角的湯汁。“妳這樣子,別把人家親家給嚇跑了。” “才不會呢。”今夏扮了鬼臉給陸繹看。 “快吃,天氣冷,我們早點休息。”陸繹摸摸今夏的頭,他自己早已吃完了自己的麵。 “嗯。”今夏點點頭,也把麵吃個精光了。 早上。 夏靛和子蕙一樣來看著楊程萬,兩個人聯手悉心的照顧著楊程萬的身子。 楊程萬見這兩人默契甚佳,感情也天天的增進,感到非常的開心。 “子蕙真的很細心啊,”楊程萬滿意的笑著。 “爺爺,我挑的,當然好囉!”夏靛得意的笑著。 說的子蕙是滿臉通紅。 都不知道要躲哪去了。 中午,照舊也是在曦楊客棧吃了飯才離開。 夏靛又帶著子蕙去河邊散步,接著便回到了陸府。 一路上,夏靛跟子蕙說著自己家裡的每件事,每個人的習慣。聽的子蕙是目瞪口呆,這 家人,也太與眾不同了。 夏靛算算時間,他爹應該在回家的路上了,天氣雖冷。可今夏還是都堅持要在門口等著 陸繹回家,這時間,差不多了。 “走,回家。”夏靛笑著牽著子蕙,“說不定今天有好戲可以看。” 就不知道陸玄今天會不會又無聊的去跟陸繹爭風吃醋了。 轉了彎,陸府已經近在眼前,夏靛淺笑了一下。 因為陸玄已經陪伴在今夏的身旁,準備一起等著陸繹回家。 沒久多,陸繹的身影也出現了。 “大人!”今夏看到了陸繹的身影,已經又是開心的飛奔向陸繹的懷抱。 “天氣冷,怎麼還跑出來,妳的手這麼涼。”陸繹一臉滿滿的笑意,把今夏攬進自己的 披風裡。 雖說今夏也披上了披風,可這手心,還是涼呼呼的。 子蕙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這陸家雙親,真的如此恩愛? “自我有印象起,我娘每天都這樣等我爹回家。”夏靛也攬著子蕙的肩膀,跟她說著。 “除非我娘病了,可若是那樣,換我爹不開心了。” “你爹娘,感情這麼好?”子蕙不敢相信的問。 “超乎妳的想像。”夏靛肯定的點頭。 “大人,叔說等等會帶子蕙的母親過來吃晚飯。”今夏開心的對著陸繹說。 兩人直接無視一起等在門口的陸玄,逕自邁入陸府大門。 “娘,我還在這呢!妳怎麼就沒理我啊。”陸玄見狀,不甘寂寞的叫著,從另一邊也挽 住了今夏。 “你離妳娘遠點,奇怪了,怎麼老講不聽?”陸繹馬上又把今夏換了位子,讓自己站在 陸玄和今夏的中間。 “爹,我可是陪著娘在門口等你耶。”陸玄大聲的抗議。 “還敢說,你娘手整個都冰涼涼的,你是怎麼照顧你娘的。”陸繹馬上有話說了。 今夏在一旁笑得開心,也沒說甚麼話,就見陸繹和陸玄兩人邊走邊鬥嘴的進了大廳。 “你爹和你大哥……。”子蕙指著眼前的情景。 “喔,這也是我從小看到大的,我爹和我大哥整天為了我娘爭風吃醋的。”夏靛一直都 覺得自己的爹和大哥兩人真是無聊透頂。 “你大哥是戀母嗎?”子蕙好奇的問。 “不是。他其實是擔心我爹娘的身子,藉這種方式來關心我爹娘。”夏靛怎麼會不知道 陸玄的心思。 “那楊堂主,不會介意嗎?”子蕙好奇了,這陸玄整天黏著自己的娘親,陸玄的妻子, 不會吃醋嗎? “不會,我大嫂也這看著這些情景長大的,而且,她懂我大哥的想法。”夏靛已經帶著 子蕙進到了大廳。“我大哥最愛做的事情,就是把我爹氣到跳腳。” “二弟,你說那甚麼話,我哪有。”陸玄已經聽到夏靛說的話了。 “沒有嗎?你老跟爹搶著娘,爹哪次不是氣到跳腳的?”夏靛悠哉地說著。 “你……。”陸玄指著夏靛。“我們還沒約好時間切磋,你給我等著。” “好了,別鬧了,”今夏出聲制止,轉頭對著子蕙說。“子蕙,妳娘已經到京城了,昨 天到的,現在住在我叔那,等等會過來吃飯。” “我娘來了!”子蕙大驚。“我還不想回去,我想留在這。” 子蕙以為她娘是來押她回藥王谷的。 “妳這臭丫頭,甚麼話都不說的就給我跑了。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子蕙話還沒說完 ,腦袋已經被一根手指頭給搓著了。“要不是妳陸師伯和錢師兄告訴我,知不知道我有 多著急。” “娘,妳幹嘛這樣啦!”子蕙摸著自己的後腦勺。“我現在還沒打算回去。” “任師姑。”夏靛恭敬的對著任淨作揖。 “靛兒,你別被這丫頭騙了,她野的很。”任淨瞪著自己的女兒。 “任師姑,子蕙的樣子我都知道。”夏靛溫柔的牽著子蕙的手。“任師姑,我喜歡子蕙 ,我會一輩子對她好的。” “乖孫,你這兩個兒子,都跟你一樣啊!”丐叔也進來了,開心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叔,那是我生的好。”今夏吹唪起自己了。 “靛兒,你是真心的嗎?我們家,可沒甚麼好家世,跟你們這,怎麼匹配啊?”任淨已 經坐下了。 “任師姑,我們陸家,娶的是自己心愛的女子,不是娶家世背景。”夏靛正色地說。 任淨看看夏靛,滿意的點點頭。 “你就是那個陸繹吧?”任淨看著陸繹,笑著問到。 “正是陸某,這是內人。”陸繹點點頭,拉著今夏介紹著。 “你沒其他侍妾?”任淨看著餐桌上的一群人。 “陸家家規,不納妾,只和自己心愛的人共赴白首。”陸繹溫柔的看著今夏說。 “任伯母,我們家的男人都很專情的,您放心吧。”陸玄也拉著剛剛進門的楊妤說著。 “我是夏靛的大哥,我叫陸玄,這是我唯一的妻子,楊妤。” “是啊,任大姊,快坐下吃飯吧,飯菜都涼了。”今夏摸著自己快餓扁的肚子,這些人 是要寒暄多久啊? 陸繹笑了一下,這任淨果然跟丐叔說的一樣,性情中人。 “任師妹,妳就放心讓子蕙嫁過來吧,妳看看這家子,感情好的跟甚麼一樣,尤其那兩 個,都幾歲了,還整天膩在一起。”丐叔趁機取笑了陸繹和今夏。 “叔!”今夏瞪了一眼丐叔。 “丐丈公,您真是太了解我爹娘了。”陸玄哈哈大笑的說。 “你也一樣。”丐叔吞下一口肉之後說。“不也是把妤兒給捧著。” “身為陸家男人,這是一定要的,對吧,二弟。”陸玄的字典裡沒有害臊兩個字。 “對,”夏靛這回應和了陸玄。 “那個,親家,我們子蕙小時候就沒了爹,從小和我相依為命,你們真的會好好對她嗎 ?”任淨看了這熱鬧的一家子,心裡明白子蕙找了好人家,可還是不放心。 “任大姊,我們陸家真的不是娶家世背景,只看品性,孩子們真心相愛,我們都沒意見 。”陸繹風度翩翩的對著任淨說。 今夏正要說些甚麼,確見楊妤突然作嘔起來。 “妤兒,妳怎麼了?”今夏趕忙的問著。 陸玄和夏靛打了個眼神,夏靛連忙起身幫楊妤診脈。 “靛兒,妳大嫂怎麼了?”今夏還是緊張兮兮的。 夏靛診了一下,之後微笑著放下了楊妤的手。 “大嫂沒事,只是有孕了,快兩個月了。”夏靛笑笑的宣布。 “有孕了?”陸玄開心的看著楊妤,只見楊妤紅著臉,淺淺的笑著。 “玄兒,你快帶妤兒回房去躺著!”今夏想起自己有孕時候的情景,趕忙要陸玄帶楊妤 回房間躺好。 “娘,大嫂身子很好,妳不用擔心。”夏靛安撫著今夏。 “今夏,妳別緊張,妤兒身子一向體健,沒事的。”陸繹也放下了筷子,安撫著今夏。 “娘,我很好。”楊妤也安撫著今夏。 任淨和子蕙不解的看著今夏,媳婦有孕了,不是應該很開心嗎?怎麼這陸家主母反倒是 憂心不已,而一幫人全都急著先安撫著今夏? “這今夏懷胎兩次,都是百般辛苦,尤其懷靛兒妘兒這對雙胞胎的時候,幾乎只能躺著 ,那生的時候,更是差點一屍三命,所以今夏才會這麼擔憂。”丐叔解釋著。 “親家母身子不太好啊?”任淨話還沒說話,已經逕自幫今夏診起脈來。“身子骨虛, 而且體質偏寒,親家母,妳應該容易手腳冰冷吧?” 今夏愣愣的點點頭。 她這時,還沒想到,這家裡一下子多了好幾個大夫,她有吃不完的補藥了。 晚飯就在熱熱鬧鬧中結束,也談好了下聘的日子,他們把下聘的地點決定在曦楊客棧, 下聘之後半個月訂親。 任淨交待著子蕙要好好聽陸繹和今夏的話,也要幫忙照顧好楊妤的胎,便和丐叔回到了 夏府。 這路上,丐叔說了,要是任淨願意,就搬到夏府一起住,也能就近和女兒常常見面。 這任淨,還真的認真的考慮起這提議了。 ---- Sent from BePTT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6.166.5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620058268.A.CAE.html
1Fsoramomoko: 推!! 05/04 00:33
2Fadena: 推~~ 05/04 00:48
3Flin041276: 推! 05/04 01:25
4Fcalil: 推! 05/04 06:44
5Fbluecathy: 推!大哥進度超前!! 05/04 07:31
6Fadena: 坐等兩兄弟切磋XD 05/04 07:42
7Fhwsbetty: 謝謝大家喜歡我的文,劇情已經開始要走向結局了喔~ 05/04 08:33
8Fvocalmusic: 推~~ 05/04 08:51
9Fmelodyjei: 推推~陸家日常好溫馨啊 05/04 09:48
10Fbluecathy: 唷不~~~這是每日精神糧食QQ 05/04 09:51
11FmapleXD: 推 好喜歡陸家日常,尤其陸玄跟陸繹搶今夏,有時候真的覺 05/04 10:51
12FmapleXD: 得是故意要讓大人吃醋的XDD 05/04 10:51
13Fssttyy: 推~~~ 05/04 12:22
14Fshow1104: 推 05/04 13:06
15Fpungucat: 推推 05/04 17:22

China-Drama 最新熱門文章

16 [閒聊] 網傳贅婿二
38 china-drama 2021-05-12 17:52
23 Re: 驪歌行
43 china-drama 2021-05-10 11:41
30 長歌行 完結心得
93 china-drama 2021-05-09 12:12

最新文章

[售琴] kawai ca78
piano 2021-05-14 07:57
2 [神人] 小清新
8 beauty 2021-05-14 0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