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鄧超:我為什麼要「討喜」呢?

看板 Deng-Chao
作者
時間
留言 1則留言,1人參與討論
推噓 0  ( 0推 0噓 1→ )
鄧超到底像不像孟曉駿?——這事兒,鄧超和陳可辛爭論了很久。   作為《中國合夥人》票房大捷的最大功臣——三個「合夥人」之一,鄧超演的 孟曉駿可能是三個角色中最不「討喜」的。   黃曉明演的「土鱉」成東青,很傻很可憐;佟大為演的「文青」王陽,很浪漫 很天真。這倆人說說段子、插科打諢就能博得觀眾的不少笑聲。而「精英」孟曉駿 ,又倔又傲嬌,大部分時間都板著一張臉,一副隨時和自己、和這個世界死磕到底 的樣子……   但鄧超顯然不是這樣啊,全國觀眾都記住了他在《我是歌手》裡那個自信又得 瑟的樣兒,多討人喜歡啊!他多年的老友俞白眉在微博裡這麼形容:「這個在演藝 圈隱藏了多少年的神經病,終於徹底暴露了。」他夫人孫儷轉發並評論道:「每次 工作前都已經服了藥了,要不然更了不得。」   這話我信。大部分的明星因為職業的需求,在鏡頭前才會high,採訪一結束馬 上情緒低了下來。鄧超,是從你見到他第一眼開始,就發現他一直在high的狀態裡 沒出來過……經常聊著聊著就演了起來,說著說著就唱了起來,一會兒把自己能誇 到天上,一會兒又嘻皮笑臉往死裡自嘲,用他自己的話總結:「我是個多麼好玩的 人啊!」   但好玩的是,鄧超又不止是個「好玩的人」而已。   他的另一重未被大家瞭解的「人格」,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憤青」。你能相信 嗎?每個話題聊到最後,他都能捎帶手批評下社會不良現象或者行業陋習,每個話 題!並且尺度大到……成功學、廣電總局、公務員、紅十字會、戶籍制度、美國、 《獨立宣言》……有些話,他敢說,我還真不太敢寫,你懂的。   比如我說,孟曉駿這樣的性格,可能在中國不是很討喜。鄧超反問:「我為什 麼要『討喜』?這好像變成了我們的生活法則,演藝圈也是這樣,要『討好』大家 。可是我為什麼要變成這樣一個人?你不是應該熱愛你的職業,傳遞溫暖、正面能 量就好了嗎?……」   嗯,較真兒,這就有點孟曉駿了。 直到電影首映當晚的酒會上,倆人還在爭:陳可辛認為鄧超和孟曉駿一樣「好 勝」,鄧超不承認,說他只是「認真」。鄧超一臉得意的告訴我,「爭辯半天,後 來他輸了,哈哈!」——好吧,哈哈。 在宣傳電影期間,陳可辛常「抱怨」鄧超「貪心」——很多鏡頭他覺得可以了 ,鄧超非要再來一條,因而成功超越金城武,成為陳可辛心中「最較勁」演員。鄧 超說,他不是「好勝」,是「認真」,因為如果不去爭,這一秒就永遠留遺憾了。   其實倒也不是別的演員不認真,畢竟電影是導演的藝術嘛,你是在給導演及所 有工作人員增加工作量、甚至拖慢拍攝進度,費力不討好。但鄧超一點兒沒這麼想 :「其實導演是在誇我呢,我都被他誇得不好意思了,哈哈。」——這需要多強大 的內心啊!   我覺得導演是在誇我,不是在煩我   新浪娛樂:你們三個人的表演風格其實不太一樣,私下會討論怎麼演嗎?   鄧超:會討論啊,我經常給他們出主意,我是idea公司(笑),導演經常說我主 意多。「不停的要,要到你想逃啊」(唱)咦,這話可以送給導演!導演看到我都瘋 了:「這條可以了,真的很好,很好!」(笑)   新浪娛樂:不擔心別人覺得你「好為人師」嗎?   鄧超:不會!我是一個非常open的人,我不是一個女人,youknow(笑)。那個時 候我們相處起來就是兄弟,我的對手好,我才會很開心,我們會搭得很好。   新浪娛樂:三個人在一起大家肯定會比較,你自己覺得誰演的最好?   鄧超:不要說最,因為會很敏感,每個人面對敏感的時候會不太一樣,有的人 心態也會發生變化,而且我不希望是那樣,我希望是正能量。我是骨子裡希望行業 裡這樣的東西少點兒:聚會的時候當面說「好兄弟,好棒啊!」,背後轉臉說:「 演得都是屎」。曉駿就是很直接:「我敗了我也承認」,這一點是我和可辛導演一 致喜歡和認同的。挑角色的時候,我說就孟曉駿,開始讓我演王陽呢。 新浪娛樂:對哦,你的性格大家可能覺得跟王陽比較接近。   鄧超:對啊,憤青嘛,但是寫的那個憤青我覺得還不夠呢。我最想演孟曉駿, 除孟曉駿不演(笑)。後來導演又說我像孟曉駿,我說我才不像,昨天跟他爭辯半天 ,後來他輸了,哈哈。他說:「你好勝」,意思是說那倆,他說行了,人家就也過 了。 我說:「好勝是要有對手的,我只是認真。你是導演,但我也要把我演員職責 盡完嘛,我也有覺得不行的時候,但是我要不去跟你爭,這一秒鐘永遠就沒了,孟 曉駿永遠有遺憾。在不耽誤時間、不耽誤情緒的情況下,你再給我一條機會吧?」   新浪娛樂:可是你不會擔心工作人員覺得「這個人怎麼那麼麻煩」?   鄧超:絕不會。我覺得那樣是不專業的。我其實覺得導演一直在誇我呢(笑), 不是在煩我,我都被他誇得不好意思了(笑),我要是導演我多愛這樣的演員啊,愛 死啦!(笑)我是為了耽誤大家時間嗎?恰恰相反,我經常讓大家覺得特別開心!鼓 掌、跟我一塊兒哭、笑,就是因為你要求了那一條。角色不會說話,不能說:「超 兒,你幫我那樣演一下,再體會一點點。」   新浪娛樂:有的人看完電影後覺得,成東青外表很土、很二,但有沒有可能他 內心是劉邦那樣的?   鄧超:就是劉邦嘛,可賊呢,骨子裡聰明著呢。我不喜歡成東青,我跟導演是 一樣的。孟曉駿是個為自己的人,那成東青那樣不是為自己嗎?為自己是對的,我 們總是很冠冕堂皇的把中國的那套東西變成是倫理道德至上的東西,是有問題的。 導演非常瞭解孟曉駿,就是他自己嘛,非常美國思維的這樣一個人。但他說他不瞭 解成東青,沒辦法想像,因為香港看不見這樣的人,包括這樣的人會讓人喜歡,他 也有點不太能理解。   新浪娛樂:但孟曉駿這樣的性格在中國其實是不討喜的。 鄧超:常常選角色大家會說「討喜」嗎?「討巧」嗎?我為什麼要「討喜」「 討巧」?這成了我們的生存法則,演藝圈也是這樣,要「討好大家」。我為什麼要 變成這樣一個人?你應該是神采飛揚,傳遞溫暖,傳遞正面能量、熱愛你的職業、 讓你的粉絲去看你的作品。 我經常跟我的粉絲說,誰買東西我跟誰急,你們有這個心,買點東西幫助身邊 的人,給小區的保安買點水,不要老聚會,舉個燈牌等一晚上,你們回去陪家人、 陪孩子、陪老公去,多一點自己的時間,把我放在心裡就行了。我是最不會跟影迷 打交道的。我一有時間就陪老婆孩子了,一有時間就去看我媽了。 我是演員不是明星,否則工作得再多50倍!   新浪娛樂:會不會有一些懊惱,你自己這麼愛演戲,但這麼多年好像沒有太多 人在談論你的演技?   鄧超:不懊惱,因為大家習慣了看表淺的東西,但不能因此降低對自己的要求 ,我是個演員嘛,我要在對投資商負責的情況下,把演員給做好了。我之所以馬上 要當導演,也是為了可以簡單地去做我想做的角色,其實我才不愛做導演呢!   比如說喜劇,我就覺得現在的喜劇還是拍的不好,徐崢就做了一個很工整的電 影,觀眾就很接受。我們做舞台劇,觀眾太喜歡了,笑到抽筋,腮幫子回不去,鼓 掌鼓半個小時不走,真的愛啊!沒有明星,全是我簽的那些很普通的人,三千個人 海選,挑出來,你就來演男一號,他都不敢相信,排練的時候每天哭,覺得要求高 ,演出第二天他就知道了,變萬人迷了,女孩愛死你了。現在裝的人太多了,而且 一有成就就不幹正事兒。好,那我們自己做吧。   新浪娛樂:你真的好憤青……   鄧超:王陽嘛!(笑)   新浪娛樂:其實你的成名作是話劇《翠花,上酸菜》,算是喜劇出身,但在影 視方面好像沒怎麼演過喜劇角色? 鄧超:因為我愛它嘛,所以我得更好的保護。很多本子拿過來,什麼東西,亂 七八糟!就像別人說我在《我是歌手》裡的表現,「哇,你怎麼唱這麼好!」—— 最近我接受這種讚美太多了,保安看到我都模仿在《我是歌手》裡跳舞的樣子,小 孩看到我也這樣,給我樂得!我也一直愛音樂,不是說我去排練2天就能變那個樣 子。所以有時候我覺得我可能太把自己關起來,但我確實不愛現啊,我為什麼要現 啊?   新浪娛樂:可是當明星不就是要表現嗎?   鄧超:我是一個演員(笑)!我不是明星,我真的是一個演員。   新浪娛樂:對自己是這種定位?   鄧超:對啊,那要不然我的工作可能會,再多個50倍?那我得瘋了,我現在已 經有點喘不過氣了,我現在都想兒子想得不行了,想我媽,想老婆,我已經都忙成 這樣了,我要是那樣就別回家了。而且我覺得會削弱我和這個世界交談的感覺,我 還是我嗎?我不排斥明星兩個字,要看你怎麼去看待,我也喜歡邁克爾-傑克遜, 我也喜歡強尼-戴普,他們都在做自己愛的東西,沒有在別的地方花枝招展。   新浪娛樂:你希望演到80歲?   鄧超:是。   新浪娛樂:希望成為怎樣的演員呢?   鄧超:不知道,以後總會有人給我蓋棺定論吧,我就算個屁,以後給我放了就 完了(笑)。當然是希望成為這個領域裡,就像那麼多我喜歡的演員:伊莎貝拉-阿 佳妮,西恩-潘、馬龍-白蘭度……好多呢。人家這是能留得住成為歷史的,我們 這兒是一吹就散了,跟我們自己做的事也有關係。 新浪娛樂:我昨天去看了《被解救的姜戈》,很羨慕人家能做那麼好的電影。   鄧超:「姜戈」太好了!很像我剛拍完的那個曹保平的電影,全都是不在那 個節奏上,給你爽到不行。你知道嗎?迪卡普裡奧高潮那場戲,他的手是真流血 了!拍到刀上了,但沒喊停,一直演完,後來縫了好幾十針。多偉大啊!對演戲 的認真程度就像靈魂已經進去了一樣,眼睛裡都是那個東西。我就喜歡那樣,我 做得還不夠,還要再投入。 我是一個多好玩的人啊!我對掙錢沒興趣   新浪娛樂:絕大多數人可能都對你演戲以外的樣子沒概念,所以《我是歌手》 裡你的表現讓大家覺得很驚艷。   鄧超:我十幾年前在舞台上就是那樣了。我一直都有做音樂想法,也錄過歌, 但後來都放抽屜裡了。說白了也是「討喜」,所有人都在跟我說「你要做這樣的 音樂,因為這樣的傳唱度會高,會打榜好。」我有時候挺較真兒的,越這麼說, 我越覺得那我不出了。 就是愛惜自己的羽毛,也不是想驚艷到誰,只是覺得,如果這個音樂不是可 以表達鄧超的音樂,就沒什麼意思了。好矛盾,我也覺得我什麼都能唱,R&B、 快的、慢的、搖滾的、抒情的。現在開始做吧,因為覺得大家真的很喜歡那裡面 的我(笑)。   新浪娛樂:你的角色會給有些觀眾造成一種印象,覺得你本人也是比較嚴肅 啊、陰鬱啊!   鄧超:真的嗎?完全錯了!我是一個多麼好玩的人啊!唉,我沒有把生活中 的自己塑造好(笑)。我去跳水去!(笑)我覺得我要去跳水一定能跳到人家不換台 ,他們都太認真了,我去肯定搞花樣跳水,今兒穿個比基尼,明兒穿個胖鴨子, 後天劃個船從上面跳下去,多好玩啊,我都想給他們出點子。   新浪娛樂:你的這些對世界的思考、價值觀是怎麼形成的?家庭教育的關係嗎?   鄧超:從小就思考死亡,跟我爸談哲學(笑)。我是個總向自己、向世界提問 的人。我也很敏感,比如我經常會觀察我的身體,手指為什麼能動這麼快?人為 什麼有精神世界的東西?死亡的時候靈魂會飄起來看著肉體嗎?那孩子怎麼辦? 我常常一看到孩子那麼燦爛,扭頭就叫「爸爸」,我「嘩」就開始哭。   新浪娛樂:這麼戲劇性? 鄧超:不是戲劇性,真的就是這樣了,我父親離開我,我一直到現在都接受 不了,太可怕了。我還在演著這樣的故事,所以我就會去問這些問題。 新浪娛樂:其實你有很多想表達的嘛,為什麼沒開微博?   鄧超:我寫微博一定會寫得非常好。不排除啊,我現在改變了我的想法,我只 是覺得太沒時間了。現在演員多喜歡在那上面演啊,不在電影裡演,你明白嗎?我 常常想很多社會的、政治的問題,不能說我已經想到這些了我再給我自己換腦子— —我要把世界想得簡單一些,我要去做秀,我要去演說:「我跟儷儷,唉,真的, 好害羞哦~」打給記者讓他們來偷拍我,讓他們給我提尖銳的問題。   新浪娛樂:演戲會幫助你找到答案嗎?   鄧超:當然會啊,我經常會跟我的角色交談。最近一部戲殺青之後,我發了一 個朋友圈:「曉峰,在你房子裡住了很久,我要搬走了,我知道你很苦,我知道, 希望你在那個世界的天國裡,過得很好,再見,我是超兒,我是曉峰。」   新浪娛樂:你在演戲的時候會經常有跟人物對話的感覺?   鄧超:當然啊,我們現在很多東西太皮毛了,太對不起觀眾了!笑和哭就叫會 演戲了?我呸!你要去體會。我也會問自己是什麼吸引你呢?其實不是為了展示我 自己的能力,而是你幫那個人說了他的故事,而且那個人也許就是明天的你,或者 是人群中的一個人,我相信人群中一定會有曉峰,一定會有孟曉駿,一定會有《我 是歌手》裡那廝那樣兒(笑)。   我為什麼做劇院?當然是我自己愛戲劇,喜歡在台上跟那麼多不認識的人在一 起,他笑、他鼓掌,你馬上就能感受到,太過癮了。做老闆之後,為什麼要把它弄 到這樣的格局,也開始簽演員,那是我的一個夢想和訴求,在那個人間劇場裡,把 很多陌生人聚在一起,讓他們來看你展示這個世界,你會發現大家想的很多東西是 一樣的,「說的太對了!」「太解氣了」「太tm好了!」這就是他們表達的方式 (新浪娛樂:其實是尋找一種共鳴)對,這是我對演員的解讀,也是我做戲劇老 闆的解讀。可能跟別的生意不一樣,開個飯館我沒興趣,我對掙錢沒興趣。在我溫 飽可以解決的情況下,我不會再思考明天吃什麼。 新浪娛樂:你對名牌、名車沒有追求?   鄧超:我有時候參加活動喝多了,都跟他們辯論過,搞得人家也很尷尬,我說 :「你們是邪惡的東西」(笑)。 策劃:陳弋弋 采寫:陸姝 攝影:王黎 2013年05月21日19:00 新浪娛樂 http://ent.sina.com.cn/m/c/2013-05-21/19003925978.shtml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36.229.193.87
1Fmsa8529:你們是邪惡的東西 XDDD 05/23 04:03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