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 神秘博士同人--再會老友

看板 Doctorwho
作者
時間
留言 1則留言,1人參與討論
推噓 1  ( 1推 0噓 0→ )
又是來回奔波的一日,幫助博士解救完一艘失速的太空列車後,眾人滿身大汗地回到TARD IS後,隨著博士表示就地解散,都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間去。 「小婭,這給你。」博士從口袋中掏出一大罐咖啡,信手扔給她。小婭接住後仔細看了罐 子上的標籤,面露訝異神情,問:「2011年幻夢莊園的美人魚咖啡豆,這是很高級的咖啡 豆,妳從哪弄來的?博士!但是......2011年,這還能喝嗎?」 博士道:「拜託,我是有時間機器的人,直接開去2011年他們得獎前拿到的。」小婭質疑 :「不是買的?」 博士笑著秀出手上的通靈卡片,說:「他們以為我是咖啡品質檢測員,很大方地送了我十 磅,一毛錢都沒花。」 「這種小便宜也貪?妳怎麼跟我媽一樣,改天你也會開時間機器鎖定商場大減價的日期過 去採購嗎?」小婭開了個玩笑,卻換來博士凝重的反應,「變成女性後,有些習慣也跟著 變了,我至今還在適應中啊!」 「總之,多謝。」小婭感覺博士的神情不太對勁,道個謝後就回去自己的房間。 「2011年!我確實......確實該往這個時間走一趟。」真正讓博士傷感的是這時間點,當 小婭也回房後,她按下幾個按鈕,輸入一行日期:「2011年4月19日」。 沖澡後,小婭啟動寶藍色的咖啡機,當博士贈送的咖啡豆被機器研磨後,整個房間頓時充 滿咖啡的迷人香氣。小婭拿起沖好的咖啡細細品嚐,不禁想起先前跟博士的交談。 「博士老是說她過去曾是男性,到底是真的還假的?」小婭喝下一口咖啡後,憶起跟博士 相識以來,其實她一直很少告訴他們,她究竟是誰,她究竟來自何方。 「她總是一直在說話,但其實一直沒說任何有關自己的事。」喝完咖啡後,重新提振精神 的小婭又倒了一杯咖啡,「這杯咖啡很美味,應該與朋友一同分享的。」 當小婭捧著新沖好的咖啡來到控制台時,平日總在控制台附近活動擺弄毫不歇息的博士竟 然不在,控制台周遭空無一人。 「博士呢?」小婭將咖啡放在一旁,環顧四周都沒發現博士的蹤跡,「她去睡覺了?她在 TARDIS裡面也有臥房嗎?」小婭回想了一下,記憶中從她登上TARDIS以來從未見過博士入 眠,博士永遠都在控制台旁,不論做難以理解的化學實驗或者用笛子吹奏陌生曲調、聆聽 不知哪個國家哪個星球的交響樂時,她都在控制台旁。 突然,TARDIS的大門被打開了,一個滿頭灰髮,眼神銳利的老年男子快步跨入,一轉身趕 緊關上門,背靠TARDIS大門的男子露出神態焦急,說:「終究是個定點,時間上的定點, 就算時間領主們也沒法彌補這道傷痕,她太重要了。」 這老年男子露出憂傷的表情,說:「只有將一切恢復原狀,這一切才能恢復原狀。」 「你是誰?你為何闖入這裡?」見到陌生男子闖入TARDIS,小婭心生戒備,曾是警察的她 迅速擺出武裝姿勢,腳踏三七步,雙手分開隨時準備施展擒拿術。 「我才要問妳是誰?妳為何闖入TARDIS?」這陌生男子瞧見控制台後的小婭,反倒問了一 模一樣的話。 「這是我朋友,博士的TARDIS,你早就知道了?你認識博士?」小婭聽這男子說出TARDIS 的名稱,似乎不是第一次進入TARDIS。 陌生男子打量著TARDIS內部的環境,又瞄了控制台一眼,說:「他又換裝潢啦!博士。妳 是他的朋友嗎?他現在找一個愛動用武力的女孩當同伴啊!」 「他?不!是她,我是她的朋友,婭斯敏概╮A你呢?你也是嗎?」小婭試探性地問著。 「她!我的天啊!有一天,會是......她,真是太刺激了,我的心臟不一定能承受啊!」 這名老年男子似笑非笑地感覺很是無奈,他搔了搔灰白色頭髮,說:「沒想到,真是沒想 到,會有這一天到來!她!」 「所以,你到底是誰?先生。」小婭追問。 這老年男子抬頭看著控制台上方,宛若一時出神,他沒回答小婭的問題,自言自語說:「 假如是她,假如她已經知道,假如她曾經歷過,因此......她替我帶來了她。」 這老年男子口中唸唸有詞,踱步至小婭身邊,順手拿起了咖啡就要喝。小婭趕緊阻止,說 :「這杯咖啡是我沖給博士的,請你尊重一點。」 「知道了,咖啡給我的嘛!我了解。」這老年男子將小婭準備給博士的咖啡一飲而盡,說 :「很好的咖啡,2011年幻夢莊園的美人魚咖啡豆,味道不錯,是你買的嗎?」 「幻夢莊園送給博士的,我還有十磅,看來我只能在另外沖一杯給她了。」小婭無奈回答 。 「我不記得博士跟幻夢莊園的人有認識。」這老年男子露出疑惑表情。小婭說:「博士用 通靈卡片,聲稱自己的咖啡品質檢測員,對方就......就送給她一些咖啡豆了。」 這老年男子聽完這話,差點將肚中剛喝下的咖啡噴出,「博士,她居然像個家庭主婦一樣 ,用通靈卡片弄來免費咖啡豆?我越發難以想像了。」 「你......你究竟跟博士有何關係?你是她的朋友嗎?」小婭看著這個自來熟的老年男子 ,始終不太放心。 老年男子雙手抱胸,無奈道:「我還不認識她,但她想必對我很熟悉,非常熟悉。」 小婭奇道:「這算哪門子的回答啊!」 老年男子注視著小婭,說:「她留下了妳給我,就是她給我的回答,一起過來吧!我需要 妳的幫忙,這件事只有妳能辦到,妳就把我當成,她的老朋友吧!」 ++++++ 聖瑪莉亞教會醫院的加護病房外,醫生仔細檢查一名病人後,與她的家人一同離開病房。 醫生歉然道:「莎拉溘眺史密斯小姐的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她剩下的時間不長了,你 們要有心理準備。」 醫生的話,讓莎拉溘痕漕鄐l盧克當場兩眼泛紅,他的好友克萊德同樣心裡不好受,還是 趕緊抱住他,希望他別太難過。 「我們不能讓莎拉溘畦2獢A她......她不會想看見我們這樣的。你要堅強一點。」克萊 德雖然嘴巴上如此說,但他自己的眼淚也忍不住滴落。 醫院走廊盡頭,博士悄然來到,神色凝重的她拖著緩慢的步伐,走向盧克跟克萊德,說: 「盧克、克萊德,我可以再見莎拉溘略@面嗎?」 「妳是誰?妳是我媽媽的朋友嗎?」盧克看見突然現身的博士,不知道博士已經重生為女 性,故有此一問。 「你不認得我了吧!我是博士。」 「博士?但妳是名女性?」克萊德十分訝異。博士道:「你們都清楚。我可以重生,偶爾 ......會變成女性。」 「如果你是博士,拜託你救救我媽媽!」盧克從小聽莎拉溘笠翮z過無數博士的事蹟,更 親眼目睹過他拯救宇宙的豐功偉業,期盼他此刻可以給予母親起死回生的機會。 只見博士苦澀一笑,搖了搖頭,道:「如果我可以,我一定會,但是沒辦法的,相信我, 我試過了,我不能救她。」 克萊德不滿博士的拒絕,惱怒地說:「怎會這種事?你連整個宇宙都能救回,你還跟神靈 跟惡魔抗衡過,莎拉溘畢o,她只是一名地球的女性,你怎會沒法救她?」 「莎拉溘瓷A她不是一個平凡的地球女子,她是最不平凡的一個,所以她的死亡在浩瀚宇 宙中,同樣是個定點,就算我是時間領主,也無能為力。」博士說完,闔起了雙眼,仿若 想起過往與莎拉溘畢P行的種種。 「盧克,我可以再見你母親一面嗎?見她最後一面。」博士又重複了一次。 盧克猛然領悟博士這句「最後一面」的意義,問說:「可以的,博士,媽媽的時間到何時 ?」 博士落寞地垂下頭,說:「今天下午四點,一個小時後。」 ++++++ 2011年4月18日晚間10點,聖瑪莉亞教會醫院外。 一名男子拎著半打啤酒走在路上,夜空中隱隱約約有某種生物在活動著。這男子好像聽見 某種聲音,抬起頭來四處張望,卻沒看見任何東西。 「可能是我聽錯了,只是風聲而已吧!」 這男子的背後忽然出現了一個有如魟魚的飛行生物,它吹了一口氣,這男子登時背後森寒 ,他緩緩回過頭去,直接目睹到這模樣詭異的飛行生物,連尖叫都不及發出,這頭像是魟 魚的飛行生物高速撲向他,使這名男子當場灰化無蹤。 公園之中,也有一名流浪漢遭到這像是魟魚的飛行生物襲擊,同樣被灰化消失。一對夫婦 開車回到家後,一下車就被這飛行生物攻擊,一樣立刻消失無蹤。 2011年4月18日晚間11點,聖瑪莉亞教會醫院大門。 小婭跟著新認識的老年男子踏出TARDIS,她疑惑地說:「我為何要相信你,幫忙你辦事情 啊?」 這老年男子露齒微笑說:「因為我一向很能讓人信服。」小婭無奈說:「我甚至連你的名 字都還不知道,你真是博士的朋友嗎?」 「不然,你叫我約翰極v密斯吧!」這老年男子滿心以為小婭聽見「約翰極v密斯」這化名 就能猜到謎底,未料小婭卻說:「約翰極v密斯先生是嗎?我一定會問博士,她跟你究竟 有何關係,如果你欺騙我,我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連約翰極v密斯跟博士的關聯都不知道,我才要質疑妳到底是不是博士的朋友。」約翰뜊史密斯聲調高揚,惱怒之意十分明顯,「她現在喜歡愛動用武力的朋友嗎?」 小婭道:「博士是我的朋友,我必須守護她的安全。」 約翰極v密斯一擺手說:「罷了,或許妳就是個新來的。這事情也確實適合菜鳥來辦。」 「別叫我菜鳥。」小婭不滿地出聲反駁。 「先生、女士,探病時間已經過了,如果沒有醫院開立的許可證件,請你們明早再來。」 醫院的守衛見到走向醫院大門的約翰極v密斯跟小婭,立刻起身阻攔。 「醫院的許可證件,我當然有,有的。」約翰極v密斯將手伸進西裝外套內掏了掏,又伸 進褲襠的口袋找了找,卻拿不出任何證明讓守衛放行。 小婭迎上前去,從懷中作勢要拿出東西來,約翰極v密斯焦急地說:「別使用武力,暴力 女孩。」 「你叫誰暴力女孩。」小婭出示她身為警察的證件給守衛過目,說:「我們有一起案件需 要一位病人配合調查,那位病人就是......就是......」 約翰極v密斯接話說:「莎拉溘眺史密斯。」 小婭道:「對,就是莎拉溘眺史密斯。」醫院的守衛確認小婭的證件無誤後,通報了病房 的護士跟值班醫生後,說:「請你們登記基本資料,就可以進去了。」小婭出面寫完相關 的資料後,醫院守衛就讓約翰極v密斯及小婭進入醫院。 「博士居然會邀請警察進入TARDIS一起旅行,這事我完全沒法想像。」約翰極v密斯說。 小婭道:「有必要如此吃驚嗎?你太小題大作了吧!博士找了個警察當同伴很稀奇嗎?」 約翰極v密斯歪著頭說:「大家品味不同,就是說一說而已。」小婭低聲道:「一個囉唆 的老男人。」 約翰極v密斯與小婭並肩走進醫院後,醫院守衛看著小婭寫下的資料忽然發現一個重大的 破綻,「這女孩根本不是本郡的警察,而且史密斯小姐都已經癌末了,她們兩人有問題。 」 醫院守衛剛拿起話筒通知醫院內部,他眼前卻看到意外的場景,一個神似魟魚的飛行生物 從半空中飛降到他面前, 「我的天啊!這是什麼鬼東西?」他還來不及有任何反應,遭受飛行生物攻擊的醫院守衛 瞬間化灰湮滅。 走在醫院的走廊上,約翰極v密斯熟門熟路地帶著小婭一路往加護病房前進。小婭問道: 「莎拉溘眺史密斯,你為何要找這女性?你要我幫的忙和她有關嗎?」 約翰極v密斯面色沉重地拿出一罐粉紅色的藥片,對小婭說:「正是,我要請你幫我將一 瓶藥換回來,我稍早時私下給她換了一瓶未來的特效藥。但是,我犯錯了,一個天大的錯 誤。」 小婭拿過約翰極v密斯遞來的藥罐,說:「你的意思是你剛救了她的性命,現在卻又要我 將那瓶特效藥收回,那她會死嗎?」 約翰極v密斯點了點頭,他面沉如水,一言不發。 小婭道:「那我不就害了她的性命?就算我不認識她,我做不出這種事。」 約翰極v密斯道:「因為我做不出,我沒法狠下心來換回這瓶藥,所以我才需要你幫忙, 因為起碼她對你來說,只是個陌生人,但她,莎拉溘硃鴽琩蚖﹛A是最重要的朋友之一。 」 小婭道:「那就讓她活下來啊!」 「沒有那樣簡單。」約翰極v密斯言未畢,醫院突然連連傳出慘叫。 小婭疑問道:「發生什麼事了?醫院中有人受到攻擊嗎?」約翰極v密斯拍了拍小婭的肩 膀說:「這正是我犯的錯誤,妳看。」約翰極v密斯指向窗外,皎潔的月光下數條形似魟 魚的飛行生物正翻騰於天際,適時飛下擇人而噬。 小婭吃驚說:「那是什麼生物?又有外星怪物襲擊地球嗎?」 約翰極v密斯解釋說:「不是來自外太空,而是出自時間之外,牠們的名字是閻羅王(Rea per),當時間上的定點被破壞而出現悖論時,牠們就會出現通過毀滅其中的一切來修補 時間的傷口。」 「你早就知道你的動作會引來這些怪物。」小婭見他如此侃侃而談,好似對這些怪物瞭如 指掌。 約翰極v密斯嘆了口氣,說:「本來時間領主已經回到人世了,照理說他們是可以修復這 傷痕的,我才出手拯救莎拉溘瓷A但莎拉溘硃磞b太不平凡了,她的過世作為時間上的一處 定點,被扯開後的傷痕太大,太深了......」 醫院走廊上,赫然出現一頭閻羅王,閻羅王發現了約翰極v密斯與小婭隨即飛過來試圖襲 擊他們倆。 「用老招式,妳跟著博士已經習慣了吧!就是現在,跑!」約翰極v密斯一聲令下,與小 婭兩人同時間飛奔而逃,閻羅王則在後緊追不捨。 「閻羅王會首先鎖定我,因為我是這裡最老的一個,所以妳必須獨自上樓去診間,把藥換 回來,一切就會恢復如初,我來當誘餌,引牠下樓去。」 小婭當機立斷說:「好的,那我如何知道換哪一瓶藥。」 約翰極v密斯答道:「很容易分辨的,莎拉溘眺史密斯,護士替她準備的藥盒中,會有一 罐藥不斷出現被更換的殘影,就是那一罐。」 約翰極v密斯說完後,對著那閻羅王大聲喊道:「你這頭會飛的傻魚,來追我啊!」接著 轉身往樓下跑去。小婭則反向上樓,直上莎拉溘眺史密斯所在的樓層。 「藥盒,藥盒在哪?」因為閻羅王來襲,這層樓的護士跟醫生也相繼逃命去了,小婭孤身 一人四處翻找,要找出約翰極v密斯說的藥盒更換藥罐。 約翰極v密斯快步下樓,待通過梯間安全門,他反手將門關上,從口袋掏出音速起子,快 速掃過安全門的四邊將門徹底封死。 「完美!這樣閻羅王就過不來了。」但約翰極v密斯此時感覺到背後似乎有一陣又一陣涼 氣,他轉身過去,從醫院大門飛進來的三四頭閻羅王在他正後上方飛著。 「小婭,妳的動作必須加快一點。」約翰極v密斯如此期盼著。 一陣搜尋後,小婭終於找到了寫著「莎拉溘眺史密斯」姓名的藥盒,她趕緊將之打開,隨 即看見其中有一個藥罐不斷閃爍,時有時無。 當藥罐出現時,小婭伸手將之握住拿起,接著把約翰極v密斯交給她的另一罐藥放進「莎 拉溘眺史密斯」的藥盒...... 小婭成功將兩罐藥替換後,四周圍立時化過一團強烈的白光,一切被閻羅王消滅的人事物 都回復到初始的狀態,好像一切混亂都沒發生過,小婭本人也傳送回聖瑪莉亞教會醫院的 大門口。 「婭斯敏概╮A多謝妳,幸虧有妳幫忙,如果是我,我下不了這決心。」約翰極v密斯的笑 容充滿著苦澀與無奈,小婭熟悉這種表情,她在博士的臉上也看到過,當下定決心要犧牲 某些事物時,就會露出這蘊含無比辛酸的苦澀與無奈。 「約翰極v密斯先生,你還好嗎?需要走走散散心嗎?」小婭直接表示她的關懷。 約翰極v密斯道:「陪我走到TARDIS,可以嗎?」小婭自然不會拒絕,緩慢地跟在約翰極v 密斯身邊,兩人一前一後朝TARDIS走去,約翰極v密斯一路上都沒再說話,小婭猜想他正 在回想那一位註定將逝去的朋友,也體貼地保持沉默,沒去打擾他的思緒。 約翰極v密斯打開TARDIS大門後,逕直走到控制台旁,小婭這時也無法保持噤聲了,連忙 開口:「不要亂動,TARDIS不是你可以控制的,這是一台時間機器。」 「我對它很熟悉,妳不用多擔心,不過回去上一個時間點而已,小事情。」約翰極v密斯 沒理會小婭的阻止,拉下一根操縱桿,TARDIS發出啟程的噪音。 好一會兒,TARDIS顯是抵達了約翰極v密斯選定的目的地,他向小婭揮揮手做告別,說: 「等下博士就會回來了,妳乖乖在TARDIS裡等他,喔!是她。」約翰極v密斯打開TARDIS 的門,走了出去。 2011年4月19日下午4點30分,聖瑪莉亞教會醫院 走出TARDIS的約翰極v密斯看到迎面走來的博士,他敏銳的直覺讓已猜到眼前這名身穿棉 質長袍與藍色運動衫,留著一頭俏麗金色短髮的女性正是新任的博士。 約翰極v密斯打個招呼說:「Hi,初次見面,妳的TARDIS,我還妳,是妳的沒錯?我沒弄 混吧!」 博士盯著他身後的TARDIS由上到下掃視一番,道:「你是對的,這是我的TARDIS,至於你 的,我停在醫院的停車場了。」 約翰極v密斯問:「妳和莎拉告別過了?」博士點了個頭,說:「我是第一個來的,你慢 了點,你需要再等待一下,才換你進去。」 約翰極v密斯好奇地問:「還有誰比我先到?」分從對面走來的博士跟約翰極v密斯同時停 下腳步,兩人並肩而立,博士說:「瘦竹竿(第十任博士)來過了,大帥哥(第八任博士 )先走了,馬臉(十一任博士)剛到,我離開時還遇到一個撐著拐杖的老先生,看起來像 個博物館的館長(第四任博士老年版)。」 約翰極v密斯道:「確實晚到一些,妳知曉的,我先忙碌大半天了。小婭這女孩不錯,很 有勇氣且果斷,不過......還是個菜鳥。」 博士道:「她只是個見習警察,當然是菜鳥,還欠磨練,再一段時間,她的表現會更好。 」兩人分開後繼續往反方向走,當博士要走進TARDIS前,突然回頭對約翰極v密斯說:「 別忘了,去幻夢莊園,用通靈卡片弄點咖啡豆來。」 約翰極v密斯頓時一愣,說:「我以為小婭說過,咖啡豆是妳去弄來的。」 博士兩手一攤,笑道:「你不記得啦!博士守則第一條......」約翰極v密斯也笑了出來 ,說:「博士會說謊。」博士道:「我不想把自己弄得太像個家庭主婦。」 約翰極v密斯道:「我也不想妳像個家庭主婦,我會去走一趟。」他頓了一頓,續問:「 所以,妳是我的下一個嗎?」 「噓!」博士將食指豎在嘴前,說:「劇透喔!」 博士扭頭就走進了TARDIS,關上了門。控制台旁邊的小婭見到博士回來,好奇地問說:「 博士,妳剛剛在跟約翰極v密斯先生說話嗎?」 博士道:「約翰極v密斯先生?是的,沒錯。」 小婭追問道:「他到底是誰?感覺他也是個不平凡的人,是妳的老朋友嗎?」 博士答說:「老朋友,很老很老的朋友,我永遠不會忘記他的,我一直懷唸他冒險的那段 時光。」小婭道:「我們還會跟他再見面嗎?」 博士道:「或許會,或許不會。」她走到控制台旁拿起被喝完的咖啡杯對小婭說:「不好 意思,小婭,你可以再幫我沖一杯咖啡嗎?這杯咖啡被約翰極v密斯喝掉了。」 小婭當然不會拒絕,只是一杯咖啡而已。小婭接過咖啡杯就要走回自己的房間再幫博士重 新沖杯咖啡時,忽然想到:「博士怎會知道這杯咖啡是被約翰極v密斯喝掉的?」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2.75.53.18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DoctorWho/M.1583632808.A.812.html
1FUncle: 好故事!!!! 06/15 11:05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