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況] 柏蒼的回憶6

看板 Echo
作者
時間
留言 0則留言,0人參與討論
推噓 0  ( 0推 0噓 0→ )
https://www.facebook.com/echo.pochang/posts/2677817065825313 不過家駒才是錄音室完工一年後,第一位認真 RTFM 的人,學期開始後,他的另一個團錄 了 X Japan 的 Weekend 和 Endless Rain,興致勃勃地給我們聽,當下我有些失落,不 是說錄得不好,而是想到之前大夥拼命地籌錢、研究、施工,結果只是用來錄翻唱別人的 作品,這跟當初的理想實在有些落差,某方面這也刺激了我要好好創作。身為新任社長, 我希望大家為這個錄音室的熱血付出沒有白費。 我新寫的兩首歌叫 She Star Lord 和 Unreally Confused,由於前陣子為了做場練了很 多曲目,對和弦進行、曲式結構等開始有了更多了解,寫起歌來不像之前毫無頭緒。至於 錄音則是我和家駒冠文一起自學,當時不像現在,凡事都能上 YouTube 看教學影片,身 邊也沒有人能請教,只能老老實實地看說明書、試錯,不過這難不倒我們幾個理工男,而 且比電工實驗有趣多了。 意料之外的是,創作的競爭意識很快地感染開來,原本迴聲社的樂團全都是在練翻唱歌, 但沒多久就有好幾個人開始寫自己的歌,那台原本荒廢的 Roland VS-880 錄音座,很快 地就需要換更大的硬碟。 在這個情況下,我有了社團發行創作合輯的構想,年輕人的衝勁一但被激發是很強大的, 那陣子幾乎每天晚上都有人在錄音。短短三個月內我們收齊了十四首歌,曲風從搖滾、金 屬、電子到爵士都有。負責混音和母帶的是資工系大二的逸民,一個留長髮、穿著直筒西 裝褲,在社團一邊 K 工程數學一邊練吉他速彈,拿書卷獎後來還讀博士班,只喝草莓奶 茶的金屬狂人,他到現在依然是個專業的混音師。 包裝設計也是全部 DIY,家駒帶來爸爸的單眼相機,我和他跟另一位室友,從清大一路走 到東光路橋下的廢鐵道,拍了一堆黑白照片,最後選了一張我躺在鐵軌上抽菸的作為封 面。我們用彆腳的 Photoshop 技術排版後,去學校裡的水木影印店用 A4 紙影印,四五個 人一起在影印店用裁刀裁切、折好放進透明 CD 殼,連週末都留在學校趕工。 由於我們只打算做 250 張,比價後發現買一台燒錄機比送壓片廠便宜,但那時的燒錄機 只有 2 倍速,而這張合輯總長約一小時,用 2 倍速燒 250 張至少得花 125 小時,於是 十幾個社員在社團輪班,大家日以繼夜搞了一整個星期,最後還要把印好的圓標一張一張 粘上去,當看著裝箱好的唱片時,差點沒有流下淚來。 清大宵夜街口的「音樂販子」,是我們唯一想到可以鋪貨的唱片行,它和我們用來解宿醉 的「三杯土虱」,是宵夜街我最懷念的兩家店。老闆放晴的造型數年如一日,棒球帽後面 露出長長的馬尾,英文店名是用 U2 主唱 Bono Vox 為名。他每年都會贊助社團成發「滾 滾爆竹」,沒意外地一口答應讓我們寄賣。 市區的玫瑰、大眾和光南我們也都有去問,想當然被拒絕了,但就靠著音樂販子、校內演 出以及賣給親朋好友,250 張沒多久就賣光了。從一向在校內評鑑吊車尾、被同學投以異 樣眼光,到成為全台灣第一個發行創作合輯的大學社團,我們都覺得自己真的幹了件屌 事。 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這麼認為 寒假結束,我信心滿滿地開始準備新學年的社團補助計畫,期待能再爭取經費來添購器 材,我心想只要亮出合輯這個紮紮實實的成果,要通過簡直易如反掌。審查當天,我特別 拎了一台手提音響,開場就拿出 CD 得意地放音樂給老師們聽,接著講述未來每年固定發 行合輯、提升校園創作風氣等願景,不知道是哪來的自信,我感覺老師們已被我深深感 動。 報告結束,老師們停止翻閱手中的文件,其中一位抬起頭來看著我,悠悠地說:「為什麼 去年給了你們補助,你們今年整潔評鑑成績還是那麼差?」 我一秒被惹怒了,理智瞬間斷線,反射性地回他:「社團補助跟整潔評鑑有什麼關係?」 「你什麼態度?!」他也斷線了。 「你們給社團補助是要給我們做音樂還是要我們掃地?整潔評鑑比我剛剛放的 CD 重要 嗎?」何況我們認真打掃到連社史都丟了。 接下來的對話不是很重要,大體上就是一些非理性的雞同鴨講和互相叫囂,然後其他老師 陸續加入戰局,最後有一位指著我大吼:「你這種人以後出社會一定會完蛋!」 我在委屈和悲憤中離開那間會議室,因為我,迴聲社接下來好多年,都沒有再拿到過學校 的補助。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31.145.7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echo/M.1596439645.A.373.html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