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 魆妖紀的角色塑造(蜃虹霓、北冥皇淵、誤芭蕉)

看板 Palmar_Drama
作者
時間
留言 18則留言,13人參與討論
推噓 11  ( 11推 0噓 7→ )
推 NewCop: 塑造完整?蜃虹霓表示: 06/30 08:24 推 NewCop: 齊神已經不是單純劇情安排的問題了,後期人物對話根本是小 06/30 08:27 → NewCop: 學生作文的水準 06/30 08:27 相對塑造完整吧。蜃虹霓是個例外,我認為他是為了襯托欲星移有多「英明神武」,十數年 前已經安排了內戰和臥底的存在的角色…但是相對之下戰血放棄去完整塑造或塑造得前後不 一的新角更多。 推 NewCop: 不只吧?皇淵也是個塑造一整檔結果我完全搞不懂他想幹麻 → NewCop: 的人,他知道無痕拿波臣血肉做水磷燒,卻還是堅持封宇殺三 → NewCop: 王是剷除威脅政權的人,他知道小河溪伯是在戰亂下被跟他 → NewCop: 們同樣階級的波臣殺掉的,卻不覺得盡快結束戰爭的必要, → NewCop: 寧可在闖入兩軍交戰的場合無差別對雙方都釋出敵意讓戰局又 → NewCop: 延長,他知道八爪為了理想犧牲,卻千辛萬苦最後一招只為了 → NewCop: 下一場雨;也難怪八爪會想跟他分手 你說的有關皇淵的我並不同意,北冥無痕無疑罪大,但是北冥封宇(或者欲星移)是真心為 了懲治他濫殺波臣的罪行而把他連同其餘兩個沒有犯上此等罪行的兄弟一起殺掉嗎?並不見 得是如此。皇淵終於能夠體察到波臣之苦,並不等於他能夠完全放開他因為兄弟之死而對封 宇產生的仇恨(或偏見,如果封宇/欲星移真的是為了懲罰北冥無痕殺波臣而殺他)。 我對北冥皇淵的塑造也一度產生疑惑,覺得編劇是否限制了這個角色的成長,或沒有把這個 角色完整寫出來。但是最後覺得這是編劇故意為之,本來就不打算把他塑造成一個真正的為 國為民的英雄,也不打算把他升華成為超出個人情感,能夠與民共情,深知民間疾苦,進而 為波臣、賤族平權的革命家。他在魆妖記被八爪在21集暗算逃亡之後,才察覺他對八爪的理 想並沒有真正的理解,之前尊榮的地位,也令他到現在落難之時才深深體會到波臣/賤族所 受的壓迫。 但這些理解和體會並沒有在短短幾日之間把他從一個關注小我的人,轉化為關注大我的人。 北冥皇淵造反最大的原因便是因為八爪,因為他愛他,希望能完成他的理想,並且奢望能夠 在完成八爪的理想之後,與他一同完成自己年少的希望,與他同遊江南,長相廝守;其次原 因是因為他和北冥封宇的關係由於封宇誅殺了其餘三名兄弟而變差,尤其是和皇淵同父同母 ,對他頗為照顧的流君之死,更抹消了他對於北冥封宇的兄弟情;最後的原因是他如果能當 上海境的王,便有可能能為自己身邊的管家鉛正名,讓他擁有太上王的地位,不再被人看輕 。 這三個原因都是以小我為出發點,因為我喜歡這些人(八爪、流君、鉛),我希望對他們好 ,所以我為他們做一連串的事情。八爪以前和皇淵分手,是因為覺得他的志氣僅止於此,作 為一個養尊處優的王子,雖然不受父王寵害,但他沒有為波臣或賤族改革奮鬥的心,也沒有 取得更高權力的志向(相信當年八爪曾經希望如果皇淵能夠奪權,自己便能夠透過皇淵實行 改革),而八爪的人生理想是要終結海境血脈的不公,在這個沒有志氣的王子對於實現他的 理想不單沒有幫助,自己和他的感情反而是絆腳石,所以他離開了皇淵。 皇淵後來明白八爪希望透過自己改革海境,所以他會練好武功、學習權謀心計,韜光養晦, 暗中招兵買馬,與王城內部及鰭鱗會等裡應外合,等待適合發難奪權的時機,但是他的初衷 一直都沒有變化,主要為了八爪,小部分為了流君和鉛,所以他在受到八爪和鰭鱗會眾人圍 殺的時候,會說:「寡人做的夢全是為了你。」 皇淵的感情圈,是一個濃烈而狹小的圈子。他對於和自己親密之人,會盡量希望善待,而其 中對八爪的情感最為強烈,然後是流君和鉛。這並不代表他對其他人不好,對他好的人,他 一般都以善意回應(殺兄弟之仇的北冥封宇除外)。對於在落難後願意跟隨他的府兵,他願意 顧及其傷勢而親自揹起來帶離險境,後來遇上了小河和溪伯,也被他們的苦難和善良所感動 ,也會為他們憤怒和難過。但是無論小河還是麾下士兵,他們的重要性不可能超過八爪,而 是遠遠地排在後面。在八爪驟然離世後,皇淵悲痛若狂的心情中,考慮不到其他人的福祉或 存活。他費盡心力,十七年酬謀,是為了實現八爪的理想,也從而實現他們能夠長相廝守的 願望,當這一願望因為八爪的死亡而永遠不可能實現,他除了死,和死前坐上王座,讓海境 下一次雨,象徵性地完成一次他心裡的願望,便再無其他了。 如果說墨家提倡的是「一視同仁的不捨,一視同仁的捨得」,那麼北冥皇淵實踐的正正是這 種邏輯的相反。墨家追求的是群眾的九界和平,群眾福祉最大化。只要是為了最大一群人的 福祉,墨家的領袖願意犧牲自己,犧牲自己親近的人,又或者犧牲另一群自己不認識但是人 數比不上「最大一群人」的陌生人。皇淵實踐的,是僅僅為了自己所愛的人而戰,為了所愛 的人的理想而戰,為此他可以不怎麼在乎那些他不認識的士兵被捲入戰火,或者跟隨他帶領 的士兵會因此戰死。 不同於一般的野心家,他不是為了自己成皇的野心和奪得權力而戰,而是為了八爪。失去了 八爪,對他來說就等同失去於一切,所以他千辛萬苦地坐上王座的一刻,所說的並不是欣喜 的話,而是一句:「我終於什麼都失去了。」而這個遍體鱗傷,失去一切的人,是再沒有力 量和意願去管究竟海境的革命會否成功。 北冥皇淵的行為不是沒邏輯,而是沒有典型的奪權者的邏輯。因為他其實不在意權力。他的 邏輯屬於一個以愛情為信仰的人,他把與親近之人的的感情擺在生命最重要位置。也許海境 線前期的描寫會讓部分人期待北冥皇淵是個類似傳統故事中,包藏禍心準備奪權的枭雄型人 設。但是他畢竟不是這樣的人,所以他也走不到這樣的結局。 推 NewCop: 還有那個誤芭蕉,如果前面演出是她對硯寒卿惡言相向只是 06/30 08:46 → NewCop: 希望激發硯寒卿鬥志,背後如果有人說他壞話會跳出來為硯寒 06/30 08:46 → NewCop: 卿爭辯,那她最後選硯寒卿不選北冥縝就還說的通 06/30 08:46 → NewCop: 但她在別人面前對硯寒卿也是一副不屑的樣子,等到硯寒卿展 06/30 08:47 → NewCop: 現實力立了大功才貼上去 06/30 08:47 → NewCop: 感覺就像正妹對整天罵系上肥宅噁心,結果知道他自己有個 06/30 08:49 → NewCop: 公司身價數千萬以後馬上跑去告白 06/30 08:49 誤芭蕉的話,我對她的劇情沒有那麼印象深刻,但我引一段其他人節錄的她和硯寒清早在東 皇17集時候的對話吧,我覺得她對硯寒清沒有你所說那麼多惡意或看不起,相反是挺在意的 。我用按語分析一下: ~節錄開始~ 硯寒清:都已經來到了,不打一聲招呼?(誤芭蕉停住腳步,默然)也是,沒什麼好講的。 誤芭蕉:我是來道歉的。我明知道你不是記恨的人。 《按: 那時硯寒清還只是試吃官,但誤芭蕉對於衝撞了硯還是在意的,所以特來道歉,還讚 他是不記恨的人》 硯寒清:那你還道歉? 誤芭蕉:嗯? 硯寒清:只有記恨的人才需要道歉,而更多的事情道歉也無法挽回,所以道歉可有可無。 誤芭蕉:你在教訓我。 《誤芭蕉對於硯的言語很敏感》 硯寒清:啊,你誤會了,我沒…… 誤芭蕉:算了,這麼輕易被你激怒,就偏離了我來此的本意。另一件事,我是來道謝的。 《誤察覺自己的敏感,所以說自己輕易被激怒,然後加上道謝》 硯寒清:謝什麼? 誤芭蕉:我有遇見夢虯孫,多謝你願意相信殿下,還讓夢虯孫建言。 硯寒清:龍子建言什麼,我不是很清楚。 誤芭蕉:還有太醫令那邊正在研究你送過去的檢驗。 硯寒清:職責所在。 誤芭蕉:如果你不相信殿下是無辜的,怎會一連串做這麼多事情,所以,我該來說一聲多謝 。 硯寒清:實話說鋒王是否無辜,我不是很在意。只是擔心查驗的過程有誤。整個太醫令包括 我,都會有麻煩。 誤芭蕉:所以,你只是想到你自己。 《所以可以說誤芭蕉之前心目中認為硯是一個有心人,不忍看別人無辜受屈,又或者她以為 硯寒清幫鋒王,有一部分是因為與自己的交情,所以這裡聽硯寒清的撇清,感到失望,原來 你只是想到你自己》 硯寒清:每一個人,都應該學習為自己打算,你也是。 誤芭蕉:我不想聽這個! 硯寒清:我知道你想成為女相的原因,太過執著你會受傷。 《我認為這是最初誤芭蕉對硯寒清不假辭色的主要原因,因為硯寒清看得清誤芭蕉的才能, 所以勸她不要執着於當女相。但是對誤芭蕉來說那時當女相是她的理想,她知道自己也許才 能不夠,而且身為女兒之身很難在海境被人看得起,但是她就是希望能努力一試。而她也知 道硯寒清比她有才能(他們應該是竹馬),但是她夢寐以求的東西,硯寒清偏偏一點也看不 上,只想做個小小的試吃官,所以誤芭蕉一方面是覺得硯明明擁有才幹卻缺乏志氣,另一方 面可能有一點點妒忌硯的才能。因為她對於硯寒清一直有競爭意識,所以後來才會提到以前 散步時總會變成賽跑。再加上硯勸她不要執着當女相,更容易讓她聯想起家裡那些不讚成她 向女相理想努力尋夢的人,而加深她對硯寒清的不滿,認為硯寒清不認同她的理想,所以聽 到這規勸之後便離去。》 誤芭蕉:不是逃避就能不受傷。 硯寒清:我不希望你太辛苦。 誤芭蕉:這條路,我心甘情願。(離開) ~節錄完畢~ 至於說誤芭蕉後來在硯寒清立下大功後貼上去,那真是寃枉呀。如果她是想妻憑夫貴的人, 那麼答應鋒王的求婚立即成為太子妃,比起跟硯寒清開始談戀愛,明顯前者能獲得更大利益 。她能夠後來對硯寒清的好感,一來是因為她已經放下做女相的想法,轉而走武將之路,對 於硯寒清以前的規勸,以及硯寒清比自己更有適合為相的才能都比較能夠放下了。而且因為 硯寒清後來展示的實力,也讓誤芭蕉心服口服。一個人跟你實力不相伯仲的話,你可能會對 他有競爭意識,會不服他並產生敵意,但當一個人明顯實力遠超於你,仍願意放下身段故意 讓你來保存你的自尊,你對他的就可能是佩服和感激。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4.217.189.8 (香港) ※ 文章網址:https://www.ptt.cc/bbs/Palmar_Drama/M.1593492755.A.0D5.html
1Fwaitwind: 大推~06/30 12:57
※ 編輯: sumhim (124.217.189.8 香港), 06/30/2020 13:05:37
2Fsalinmile: 大推這篇06/30 14:11
3Fclown0128: 推06/30 14:53
4Fwhitewolf518: 推s大認真06/30 16:06
5FSydLrio: 推,芭蕉轉做武將不會被一掌拍死嗎?06/30 16:22
6FMagicwind: 作武將頂多自己被打死 做女相決策錯誤死的可能更多06/30 16:26
7FMagicwind: 所以她還是乖乖的當打手好了 損害範圍較小06/30 16:27
8Fsumhim: 海境裡像左將軍的也能活這麼久,誤芭蕉沒問題啦 (-^〇^- 06/30 16:32
9Fsumhim: ) 06/30 16:32
10Fmulder58: 推認真看戲 06/30 19:58
11FCMK7777: 喜歡這篇,也很喜歡眾人嫌棄的海境線,但不愛東灜線XD 06/30 23:28
12Fj91380000: 海境線真的其實沒那麼糟 只是需要再細膩點 07/01 00:25
以海境線的角色塑造來說,我覺得海境線大部分新角都蠻好的,但對於舊角色如俏如來則 是整個系列崩壞的開始,夢虬孫的轉變也太過突兀,沒有好好呈現他在故事中期的心理 衝突,以致最後的跳反顯得在理論上可行,在表現上生硬。 不過海境線的最主要問題在於節奏和劇情舖排,以及由於前期故事集中在朝堂上的鬥爭, 出場的人物都最少是擁有上朝資格的寶驅/鮫人/鯤帝三脈,對於海境的底層波臣或賤族的 普遍困境無法好好呈現,故事中對波臣最明顯的逼害,水磷燒事件,又是發生於最少十七 年前,對於當前他們的處境,在北冥封宇的治下生存得如何,所談甚少,只有後來小河和 溪伯的一段略有提及,因而削弱了海境線中社會衝突的真實感和衝擊力。 現在看來,既然主要編劇季電並不擅長寫智鬥,一開始與其不甚成功地描寫宮鬥,倒不如就 把重心放在波臣和賤族和上層血脈之間的衝突,以及作為這一檔主角的夢虯孫如何在兩個陣 營之間作出選擇。 ※ 編輯: sumhim (59.149.117.51 香港), 07/01/2020 09:14:26
13FGeogeBye: 你寫得比劇中表現還好看07/01 22:48
14Fwaitwind: 贊同上面補充的二、三段,但我很愛夢虯孫耶...07/01 23:24
15Fwaitwind: 從發現刀叔沒回來的焦急到雙龍決的悲痛到最後的醒悟, 07/01 23:24
16Fwaitwind: 這轉變很精彩呀! 07/01 23:24
17Fremprogress: 優文 07/02 00:28
18FKAMINA: 推推~ 07/03 00:39
※ 編輯: sumhim (124.217.189.8 香港), 07/03/2020 10:31:05

Palmar_Drama 最新熱門文章

39 Re: [金光] 金光跪了?
143 palmar_drama 2020-07-08 23:41
94 [金光] 金光跪了?
369 palmar_drama 2020-07-08 22:52
64 [金光] 戰血總結
233 palmar_drama 2020-07-08 21:31
23 [金光] 關於六合
41 palmar_drama 2020-07-08 20:04
175 [金光] 32大雷
403 palmar_drama 2020-07-08 18:55

最新文章

1 [問題] 一首韓文老歌
4 koreastar 2020-07-09 1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