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 【天橋連接的是時間的兩岸】 /吳明益

看板 Taiwanscript
作者
時間
留言 2則留言,2人參與討論
推噓 2  ( 2推 0噓 0→ )
討論串 2
https://www.facebook.com/utopiawu/posts/1825812670785013 日前公視公告《天橋上的魔術師》將徵選製作團隊,事實上這整個計畫的因緣,從一開始 的接觸、簽約、劇本改編至今已經進行將近六年了。   《天橋上的魔術師》在2011年的年底出版,2012年就有影視產業的公司來談授權。一開始 時我是抱持著期待與邀約者碰面的,但很快地我就不再熱衷此事,原因有幾個。   首先,臺灣受限於市場狀況,小說授權影視的價碼並不高。就我所知,簽約者往往先以約 莫等同一本書的初版版稅買下整本小說幾年內的改編權利,彼時通常連導演是誰、如何進 行、會投資多少資本都是不確定的。著作者只能憑藉對方在業界的聲名來判斷。當然,影 視製作方也很坦誠地告訴我這是常態,但就我而言,我並不需要這筆收入,更不希望自己 的作品有拍成離譜電影或電視劇的可能性。因此當時我想,或許就選擇不授權吧。   另一件事是有一天我的編輯靜惠打電話給我,抱怨為什麼我把《天橋》的電視版權賣出去 了而她不知道。我納悶萬分,因為完全沒有這回事。確認之後才知道這是謠言,原因是對 方打到出版社「要書」。我跟靜惠說,妳大概也知道我的脾氣,這種連書都不肯買的人, 就算出多高的價碼授權我也是不會回應的。這事也讓我對影視圈的製作人留下了不好的印 象。   《天橋》最接近投入改編的一次,是2012年楊順清導演數度邀我深談,其中陳傳興先生對 電影的看法令我折服,他當時說希望能朝奇士勞斯基的《十誡》方向前進,讓我感動。因 此,我第一次動念可以考慮授權。事實上這個計畫也投資部分資金在劇本改編上,不過一 段時間之後因為某些原因,在雙方同意下停止了。但這是一次正面經驗,並影響了之後和 公視的接觸。   由於每年臺灣的電視劇或電影都有各種補助計畫,投遞者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取得原著的 合作意向書,因此我曾遇過一個計畫,其中投標的六、七間公司都同時詢問我版權。當時 我想到一個辦法,便是請他們與我的版權經紀人譚光磊 (Gray Tan)連繫。通常這類的 案子都只是「先做了再說」,因此遇到審慎的光磊自會打退堂鼓,也就過濾了沒有那麼真 誠熱情的改編者。   2013年初,鄭有傑導演與公共電視節目部丁曉菁經理、製作人李淑屏(Sander Li)邀我 碰面。我們在光點台北二樓的咖啡店談了對《天橋》改編的看法。公視當時提出的每集製 作費是過去所有案例裡最高的(臺劇有時一集不到一百萬),而他們對改編的步驟、CG製 作的加入,以及劇集的規模都很有想法。最重要的是,在座的每一個人都熟讀了我的作品 ,那種熱力隨著不甚熱絡的談話卻紮紮實實地傳了過來。   不過之後這個案子又擱置了。我從來不會去詢問任何對我作品有興趣的合作案進度如何, 因此也就漸漸忘了。   2016年1月,也就是接近這個季節的時候,我再次收到淑屏的信。她說明公視因為經費困 窘,始終找不到適當的機會將《天橋》的合作推進一步。她提到為了接近原著的完整架構 ,所以不是一部電影,可能會以近電影規格製作8-10集的連續劇。希望能讓觀眾看到台北 的舊日場景,隨著人物故事的情感進入魔幻時刻,同時要保有文學的氛圍與視覺藝術的質 感。而她也拜訪了台灣最大的動畫公司,了解目前視覺特效執行的技術和藝術。   淑屏當時信裡的兩段話打動了我,她說:「要是得在太多欠缺與妥協的條件下製作,我寧 願這故事的魔幻,就留在紙上。」「會尊重您對改編劇本的期待、建議和要求。不會只視 作買版權,輕率為之。」   當時有數家影視公司常會找我的版權經紀人譚光磊談改編的可能性,但他和我的立場一致 ,影視產業和寫小說不同,我們都知道什麼樣的預算才能做什麼樣的夢。想要花五十萬請 人家做五百萬的動畫成果是不可能的事,想以一集數百萬的經費重現中華商場是不可能的 。許多提議者只是想用局部的場景重現為主,光想這樣的經費無法傳遞出時代的氛圍,就 讓我們覺得不可行。   也就在那一年(2016),公視提出了一份授權改編的合約。光磊為我爭取了國外作品改編 水準待遇的授權費,他跟我說,願意付出這樣的授權費意謂著某種決心。果然,公視接著 就請了國內極優秀的兩位編劇投入前期作業,他們是蔡宗翰(Henry Tsai《九降風》)與 劉梓潔(Marula Liu《父後七日》)。在溝通的過程裡,我明確表達改編開始之後,我盡 可能提供故事與時代、場景的細節,但完全不會干涉改編內容,因為我尊重他們的專業與 過去創作的成績。   經過一年的時間,宗翰和梓潔花了極大的心力將劇本完成,2017年年底,公視傳來通過這 個提案的好消息,將以一億五千萬的預算徵求製作團隊製作十集的影集(另含一集幕後花 絮)。我感激六年來丁曉菁次長、淑屏在這件事投入的心力,以及有傑留下的緣分(雖然 後來並非由他直接參與本案)。而對宗翰與梓潔,我能做的就是全部的信任。     這事還有一個插曲。2017年我在到法國演講之前,應文化部之邀,參與了一個內部會議的 演講。這個會議是文化部邀集了各單位,以及科技部國網中心、公視團隊(編劇和製作人 )、投融資協力辦公室、特效公司、中研院等等不同單位,談未來影視協力的種種問題。   那場演講的主題就是我對《天橋上的魔術師》改編的想像。我從影像是一種「喚起、重造 、拓展」談起,用兩百多張投影片談中華商場在時間之流中的變動,並且以「官方之眼、 民間之眼、外國人之眼」來呈現觀看者不同所造成的影像差異。最後我提及若開拍這部片 將對國內編劇、美術、動畫、導演、演員都是個挑戰。當時現場有臺灣一流的動畫公司, 他們部分也是我的讀者,在回應時豪氣地表示,只要經費充足,他們有信心做到。   因為我期待《天橋上的魔術師》能成為一部有文化底蘊的影片(包括人性、成長經驗、多 元語言、族群史、城市文化史、政治史)、也能成為一部「展示美學的影片」(語言、視 覺、時代、生活)。我也希望這部片能留下比影集更多的事物,期待它能帶領觀眾對流行 音樂、懷舊事物、家族與城市記憶的共感與風潮。     這次《天橋》的改編,要感謝的人太多了,我若在此一一說明,不免掛一漏萬。夏日出版 社的靜惠,後來接手的木馬文化郁馨讓《天橋》成為我第一本超過兩萬本的著作。光磊、 碧君(Ellie Huang)、關首奇(Gwennaël Gaffric)讓《天橋》到了日本與法國,引起 了正面的迴響。新經典心愉(Sandra Liang)至今還在為漫畫版奮鬥(也謝謝合作的阮光 民與其他正在努力的人),更重要的當然是公視當時的丁曉菁經理與製作人淑屏,六年來 鍥而不舍地追著此案,幾乎已經是我們人生很重要的交會。在文化部任職的小說家葉淳之 (Vivien Ye),也一直對此案付出關心與實際協助。   我要特別特別感謝淑屏,她讓我覺得交給公視團隊極為放心的原因是,她做事從來沒有一 個細節沒有照顧好。這篇文章所附的簡報就是她所製作,她甚至為了找到法國媒體對《天 橋》的評價,還請了同事翻譯。而消息曝光前我唯一接受的訪問,正是從年輕時拜就讀他 影評的藍祖蔚老師。他與我談到小說改變為影像後的音聲畫面,那天午後在中山堂四樓咖 啡店的光影,我歷歷在目。   如果要問我對《天橋》的改編還有什麼期許的話,我希望不要是湊熱鬧的團隊、不要是對 原著或文學沒有愛情的團隊、不要是一心以為用行銷就能騙取觀眾支持台劇的團隊、不要 是對自己的創作理念沒有自尊的團隊來製作這部作品。(雖然這些我都干涉不了了。)   我把我的童年時光,我創作生命裡珍貴的一個片段交給你們了。不是為了金錢或是改編的 任何利益,而是同為創作者的熱情。當然,我希望您們也能在這過程裡,感受到創作的滿 足感與適當的金錢回報。因此我將秉持一貫的態度,除了提供資訊以外,不再干涉任何改 編的過程。   天橋當然是連接地理上的兩端,而今天橋要連接的是時間的兩端了,你們(包括這些年來 的讀者們)才是能讓此事成真的魔術師。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33.81.203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TaiwanScript/M.1518583831.A.E0B.html
1Faurora0526: 天橋的小說非常好看 10/14 11:48
2Fhsuanyang: 小說好看+1,我很期待 01/17 22:18

完整討論串

2 >> [好文] 【天橋連接的是時間的兩岸】 /吳明益
2 taiwanscript 2018-02-14 12:50

最新文章

2 [正妹] 女導演
3 beauty 2020-07-13 01:42